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父亲的手,不忍直视,但一直感同身受

  2019 沐沐讲故事

  

  一直想写写自己的父亲,但不知从何说起,明天是父亲节,突然就想起了父亲的手。

  

  一眨眼,我与父亲一别又是四个月了。那时春节已接近尾声,离开家乡前的晚上,气温在零度以下,父亲穿着厚厚的棉衣,蹲在门前空地上。父亲拿着大砍刀剁着鸡鸭鹅,我拿着手电筒给他照明,因为担心家里的地板承受不住猛烈的剁砍,父亲就跑到户外去做。

  父亲和母亲如今生活在乡下,两人都快七十岁了,但还算健康。他们每年养了很多鸡鸭鹅,等着我春节回老家去装。这些腊货够我们在他乡吃上一整年。为了方便我们装箱和回家后取用,父亲要将这些整只整只的冻品改成一小块一小块。

  

  那晚的记忆像刻刀一样刻在了我的心底。那晚月明星稀,寒风凛冽,田野里还残留着大片大片的白雪。那晚,年届七十的老父亲,蹲在寒风肆虐的田野中,挥动着那双冰冷的手。

  小时候,父亲的手不曾冰冷。老家有一大片松树林,方圆几里无人居住,只有很多孤坟,原本就觉得荒凉,再加上听信了同伴们的出鬼传闻,每次经过那里总是胆战心惊。

  直到有一天晚上,父亲骑着车,我坐在自行车横梁上,紧紧拽着他的手,经过那片死亡之地,心里却一点也不再害怕。我甚至还仔仔细细地用眼睛扫视了这片黑乎乎的森林,只见树影婆娑,月光如洗,蛙声虫鸣声此起彼伏,耳畔还有凉风吹过的声音。

  

  不料十年后,他狠心从手上放下的烟草,竟然兜兜转转到了我的手上。也许,父亲那时候是不赞成我抽烟的,但他也没多说什么。直到有一天,在父亲的手告别烟草的年龄,我也像他一样坚定地抛弃了香烟。

  我放弃的原因跟他不同,是为了健康。但结果都是一样的,都让自己获得了更好的人生状态。那时候,我才体会到,要让一双拿惯了香烟的手,放弃这唯一的嗜好,是多么的不容易。

  父亲的手也并非只有温暖。那时我刚上初中,整日里调皮捣蛋,打架闹事,屡教不改。父亲忍无可忍,有一次在我回家后将我一把揪住,用他宽大有力的手掌狠命在我屁股上扇下去。我真切感受到了那份疼痛。这是他唯一一次动手揍我,而我从未为此记恨他。

  

  父亲的手,曾经无数次高举着我,让我获得在这个世界生存和奋斗的勇气;父亲的手,曾经一次次辛勤劳作,搭起我成长和前行的阶梯。如今,我不敢直视这双手,因为他已干枯变形,他已垂垂暮年。

  时光啊,他给了我们思想和经历,也给了我们衰老和失去,让我们感受伤感与痛心。不知不觉间,我的手上也有了黑色素的沉淀,一如父亲当年。

  

  春节时,我与父亲和三伯父同坐,他们兄弟俩忆起童年趣事。父亲他们兄妹五个,如今大哥二哥早已不在人世。三伯父有些“醋意”地说,当年爷爷最疼父亲这个最小的儿子,那时候,爷爷每天将父亲扶上马,爷爷手牵着缰绳,送父亲去上学。

  爷爷很勤劳,在江汉平原上,极少有人喂马,但爷爷坚持喂马,可谓是个另类。我很小的时候,还依稀记得爷爷总是一副军人模样,腰板挺直,着装整齐,叼着一个大烟袋,那副样子,真的很酷。

  也许在父亲心中,爷爷的手也曾经给了他同样的感受,一如我如今从他手上感受到的一样。

  

  一直想写写自己的父亲,但不知从何说起,明天是父亲节,突然就想起了父亲的手。

  

  一眨眼,我与父亲一别又是四个月了。那时春节已接近尾声,离开家乡前的晚上,气温在零度以下,父亲穿着厚厚的棉衣,蹲在门前空地上。父亲拿着大砍刀剁着鸡鸭鹅,我拿着手电筒给他照明,因为担心家里的地板承受不住猛烈的剁砍,父亲就跑到户外去做。

  父亲和母亲如今生活在乡下,两人都快七十岁了,但还算健康。他们每年养了很多鸡鸭鹅,等着我春节回老家去装。这些腊货够我们在他乡吃上一整年。为了方便我们装箱和回家后取用,父亲要将这些整只整只的冻品改成一小块一小块。

  

  那晚的记忆像刻刀一样刻在了我的心底。那晚月明星稀,寒风凛冽,田野里还残留着大片大片的白雪。那晚,年届七十的老父亲,蹲在寒风肆虐的田野中,挥动着那双冰冷的手。

  小时候,父亲的手不曾冰冷。老家有一大片松树林,方圆几里无人居住,只有很多孤坟,原本就觉得荒凉,再加上听信了同伴们的出鬼传闻,每次经过那里总是胆战心惊。

  直到有一天晚上,父亲骑着车,我坐在自行车横梁上,紧紧拽着他的手,经过那片死亡之地,心里却一点也不再害怕。我甚至还仔仔细细地用眼睛扫视了这片黑乎乎的森林,只见树影婆娑,月光如洗,蛙声虫鸣声此起彼伏,耳畔还有凉风吹过的声音。

  

  不料十年后,他狠心从手上放下的烟草,竟然兜兜转转到了我的手上。也许,父亲那时候是不赞成我抽烟的,但他也没多说什么。直到有一天,在父亲的手告别烟草的年龄,我也像他一样坚定地抛弃了香烟。

  我放弃的原因跟他不同,是为了健康。但结果都是一样的,都让自己获得了更好的人生状态。那时候,我才体会到,要让一双拿惯了香烟的手,放弃这唯一的嗜好,是多么的不容易。

  父亲的手也并非只有温暖。那时我刚上初中,整日里调皮捣蛋,打架闹事,屡教不改。父亲忍无可忍,有一次在我回家后将我一把揪住,用他宽大有力的手掌狠命在我屁股上扇下去。我真切感受到了那份疼痛。这是他唯一一次动手揍我,而我从未为此记恨他。

  

  父亲的手,曾经无数次高举着我,让我获得在这个世界生存和奋斗的勇气;父亲的手,曾经一次次辛勤劳作,搭起我成长和前行的阶梯。如今,我不敢直视这双手,因为他已干枯变形,他已垂垂暮年。

  时光啊,他给了我们思想和经历,也给了我们衰老和失去,让我们感受伤感与痛心。不知不觉间,我的手上也有了黑色素的沉淀,一如父亲当年。

  

  春节时,我与父亲和三伯父同坐,他们兄弟俩忆起童年趣事。父亲他们兄妹五个,如今大哥二哥早已不在人世。三伯父有些“醋意”地说,当年爷爷最疼父亲这个最小的儿子,那时候,爷爷每天将父亲扶上马,爷爷手牵着缰绳,送父亲去上学。

  爷爷很勤劳,在江汉平原上,极少有人喂马,但爷爷坚持喂马,可谓是个另类。我很小的时候,还依稀记得爷爷总是一副军人模样,腰板挺直,着装整齐,叼着一个大烟袋,那副样子,真的很酷。

  也许在父亲心中,爷爷的手也曾经给了他同样的感受,一如我如今从他手上感受到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