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歇歇忙

  昨天下午做好了衬衫,时间还早。下一件的裙子布料已经缩过水了,接着做,也许还能完成裁剪和部分缝制。这样一来,这一天我将一刻也不得闲了。生活的跷跷板上,一头坐着忙,一头坐着闲,两个重量相仿,生活才能平衡。想了想,我还是放下了,歇歇忙。

  躺在沙发上,闭上双眼,放空身心,休息,休息一下。

  那人已洗好了一碟葡萄,削了一碟梨子放茶几上了,我边吃水果边听书,甜了嘴巴,饱了耳朵,满足极了。

  看看太阳西下了,该给我的花儿们浇水了。无尽夏真是娇啊,特意在上面放了把椅子给它遮阴,它还是耷拉着头,头顶上的花朵未开放,就已经枯萎了,无尽夏,无尽夏,它太对不起自己这个名字了。白雪和蓝雪开得最欢了,像两个女孩,一个穿绿底白花裙,一个穿绿底蓝花裙,无尽夏上方的椅子上,排排坐,咯咯咯,咯咯咯,说不完的秘密,道不尽的开心。

  给花儿浇完水,又给水缸满上。我蹲下身,喂鱼儿食。面包屑刚撒进去,一条条小鱼儿就都浮了上来,一只大些的特别占强,鱼嘴一张一闭,一块屑没了,再一张一闭,又一块屑没了,还都挑的是大些的屑。那些小小鱼儿也在吧嗒吧嗒撮着嘴,吸食进去的都是细屑。难怪那条大些的鱼比别的鱼儿长得快。我一边看一边哼唱:鱼儿鱼儿,吃吧吃吧,快快长大,好找妈妈。

  浇完水,和那人去散步。一路向东,沿着路走,见弯就拐,漫无目的,走哪算哪。不觉到了二中门口,拾阶而上,到了高高的土堆上方,阶道两边长了密密的狗尾巴草,一大片一大片的,随风飘摇,很是壮观。我拔了一根,又拔一根,那人也帮我拔,拔了一大把。

  我把狗尾巴草放在胸前,雄赳赳气昂昂地走着,引得路人侧目。有个老太从我身边走过,一直盯着狗尾巴草看,我们交错时,她偏过头来看,大概在想:这人拿的什么花?咦,怎么像狗尾巴草?是我眼睛老花了吗?可没错啊,确实是狗尾巴草。奇了怪了,她拿狗尾巴草干什么呢?

  到家了,径直走到儿子房间,我将一把狗尾巴草送到他面前:“看看,这是什么?”

  “狗尾巴草。”儿子只扫了一眼,又把视线收回到他的游戏界面。

  没有设想中的疑惑和惊讶,竟然连儿子也认识狗尾巴草!我不甘地说了句:“还以为你不认识呢。”

  “狗尾巴草谁不认识啊。”儿子不惊也不喜,他淡淡的语气让我有些受伤。

  是啊,谁都认识狗尾巴草,狗尾巴草太普通了,普通得谁都认识,又被谁都忽视了。

  我来到楼上的供桌前,上面放着一只青花瓷花瓶,是太爷爷留下的老古董,我把那束狗尾巴草插在里面。

  被供在青花瓷花瓶中的狗尾巴草,感觉真的美极了!你不觉得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含笑朱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3.0

  2019.08.20 16:32*

  字数 1002

  昨天下午做好了衬衫,时间还早。下一件的裙子布料已经缩过水了,接着做,也许还能完成裁剪和部分缝制。这样一来,这一天我将一刻也不得闲了。生活的跷跷板上,一头坐着忙,一头坐着闲,两个重量相仿,生活才能平衡。想了想,我还是放下了,歇歇忙。

  躺在沙发上,闭上双眼,放空身心,休息,休息一下。

  那人已洗好了一碟葡萄,削了一碟梨子放茶几上了,我边吃水果边听书,甜了嘴巴,饱了耳朵,满足极了。

  看看太阳西下了,该给我的花儿们浇水了。无尽夏真是娇啊,特意在上面放了把椅子给它遮阴,它还是耷拉着头,头顶上的花朵未开放,就已经枯萎了,无尽夏,无尽夏,它太对不起自己这个名字了。白雪和蓝雪开得最欢了,像两个女孩,一个穿绿底白花裙,一个穿绿底蓝花裙,无尽夏上方的椅子上,排排坐,咯咯咯,咯咯咯,说不完的秘密,道不尽的开心。

  给花儿浇完水,又给水缸满上。我蹲下身,喂鱼儿食。面包屑刚撒进去,一条条小鱼儿就都浮了上来,一只大些的特别占强,鱼嘴一张一闭,一块屑没了,再一张一闭,又一块屑没了,还都挑的是大些的屑。那些小小鱼儿也在吧嗒吧嗒撮着嘴,吸食进去的都是细屑。难怪那条大些的鱼比别的鱼儿长得快。我一边看一边哼唱:鱼儿鱼儿,吃吧吃吧,快快长大,好找妈妈。

  浇完水,和那人去散步。一路向东,沿着路走,见弯就拐,漫无目的,走哪算哪。不觉到了二中门口,拾阶而上,到了高高的土堆上方,阶道两边长了密密的狗尾巴草,一大片一大片的,随风飘摇,很是壮观。我拔了一根,又拔一根,那人也帮我拔,拔了一大把。

  我把狗尾巴草放在胸前,雄赳赳气昂昂地走着,引得路人侧目。有个老太从我身边走过,一直盯着狗尾巴草看,我们交错时,她偏过头来看,大概在想:这人拿的什么花?咦,怎么像狗尾巴草?是我眼睛老花了吗?可没错啊,确实是狗尾巴草。奇了怪了,她拿狗尾巴草干什么呢?

  到家了,径直走到儿子房间,我将一把狗尾巴草送到他面前:“看看,这是什么?”

  “狗尾巴草。”儿子只扫了一眼,又把视线收回到他的游戏界面。

  没有设想中的疑惑和惊讶,竟然连儿子也认识狗尾巴草!我不甘地说了句:“还以为你不认识呢。”

  “狗尾巴草谁不认识啊。”儿子不惊也不喜,他淡淡的语气让我有些受伤。

  是啊,谁都认识狗尾巴草,狗尾巴草太普通了,普通得谁都认识,又被谁都忽视了。

  我来到楼上的供桌前,上面放着一只青花瓷花瓶,是太爷爷留下的老古董,我把那束狗尾巴草插在里面。

  被供在青花瓷花瓶中的狗尾巴草,感觉真的美极了!你不觉得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昨天下午做好了衬衫,时间还早。下一件的裙子布料已经缩过水了,接着做,也许还能完成裁剪和部分缝制。这样一来,这一天我将一刻也不得闲了。生活的跷跷板上,一头坐着忙,一头坐着闲,两个重量相仿,生活才能平衡。想了想,我还是放下了,歇歇忙。

  躺在沙发上,闭上双眼,放空身心,休息,休息一下。

  那人已洗好了一碟葡萄,削了一碟梨子放茶几上了,我边吃水果边听书,甜了嘴巴,饱了耳朵,满足极了。

  看看太阳西下了,该给我的花儿们浇水了。无尽夏真是娇啊,特意在上面放了把椅子给它遮阴,它还是耷拉着头,头顶上的花朵未开放,就已经枯萎了,无尽夏,无尽夏,它太对不起自己这个名字了。白雪和蓝雪开得最欢了,像两个女孩,一个穿绿底白花裙,一个穿绿底蓝花裙,无尽夏上方的椅子上,排排坐,咯咯咯,咯咯咯,说不完的秘密,道不尽的开心。

  给花儿浇完水,又给水缸满上。我蹲下身,喂鱼儿食。面包屑刚撒进去,一条条小鱼儿就都浮了上来,一只大些的特别占强,鱼嘴一张一闭,一块屑没了,再一张一闭,又一块屑没了,还都挑的是大些的屑。那些小小鱼儿也在吧嗒吧嗒撮着嘴,吸食进去的都是细屑。难怪那条大些的鱼比别的鱼儿长得快。我一边看一边哼唱:鱼儿鱼儿,吃吧吃吧,快快长大,好找妈妈。

  浇完水,和那人去散步。一路向东,沿着路走,见弯就拐,漫无目的,走哪算哪。不觉到了二中门口,拾阶而上,到了高高的土堆上方,阶道两边长了密密的狗尾巴草,一大片一大片的,随风飘摇,很是壮观。我拔了一根,又拔一根,那人也帮我拔,拔了一大把。

  我把狗尾巴草放在胸前,雄赳赳气昂昂地走着,引得路人侧目。有个老太从我身边走过,一直盯着狗尾巴草看,我们交错时,她偏过头来看,大概在想:这人拿的什么花?咦,怎么像狗尾巴草?是我眼睛老花了吗?可没错啊,确实是狗尾巴草。奇了怪了,她拿狗尾巴草干什么呢?

  到家了,径直走到儿子房间,我将一把狗尾巴草送到他面前:“看看,这是什么?”

  “狗尾巴草。”儿子只扫了一眼,又把视线收回到他的游戏界面。

  没有设想中的疑惑和惊讶,竟然连儿子也认识狗尾巴草!我不甘地说了句:“还以为你不认识呢。”

  “狗尾巴草谁不认识啊。”儿子不惊也不喜,他淡淡的语气让我有些受伤。

  是啊,谁都认识狗尾巴草,狗尾巴草太普通了,普通得谁都认识,又被谁都忽视了。

  我来到楼上的供桌前,上面放着一只青花瓷花瓶,是太爷爷留下的老古董,我把那束狗尾巴草插在里面。

  被供在青花瓷花瓶中的狗尾巴草,感觉真的美极了!你不觉得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