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才女水连(民间故事)



  2019-07-30 21:55:25 潮子说故事

  

  水连出生前,她母亲总梦见一本大书散开,一张张纸里飞出一串串镏金大字,这些字又跳跳跃跃搂搂抱抱,居然扎成一只金色的帆船,载着她母亲在天空飞翔,当要接近月亮的时候,银河却悄然塌堤泄水,激流绸缎般直往母亲怀里扑。教私熟的父亲掐指说,如果是男叫水生,如果是女唤水连。

  水连天生就喜欢玩水,在盆里洗澡能够泡上半天,总是呆在水里背诗词歌赋玩。三岁的时候,三字经已经能够倒背如流。

  有个乞丐上门讨饭,听下人说她聪明,没人能难住她,于是心生一念,让她买一样特别的东西:上无盖,下无盖,中间坐个大无赖。小水连嘟起小嘴说,你给多少钱?乞丐说,你想要多少就多少,不要怕我给不起。乞丐掏出一把碎银晃了晃。

  水连眉头一皱说,这东西,至少也得30两,你先给,一会就买东西来。乞丐高傲地反问水连说,如果你买不来咋办?

  我赔你两倍。水连的父亲也想试试女儿的能力,就帮女儿一口应承下来。乞丐无语,把钱交给水连的父亲。水连说,爸爸,市上的蜂桶儿一定有,就买一个给他吧。众人一听,都大笑起来。这一年水连还不满6岁呢。

  水连的父亲把银子还给乞丐说,别再赌了,拿这钱回去做个小买卖吧。

  乞丐干脆不走了,在水连家附近住下来,却不做正当营生。

  有一天,乞丐看到水连在房外玩,便问她,你知道什么东西“骨包肉”,什么东西“肉包骨?”水连想也不想地答道:鸡蛋好吃不吃壳,枣儿好吃不吃骨。鸡蛋骨包肉,枣儿肉包骨。

  乞丐不去乞讨了,开始念书习字。他常找水连请教学问。有路人考乞丐一上联,冰凉酒一点二点三点。乞丐想了半天也答不上来。他急急忙忙找到水连一问,弄得水连也一时语塞,因为她不会喝酒,对酒文化陌生。当她看到繁花似锦的丁香时,巧对就出来了:丁香花百头千头万头。

  不久,乞丐把一点点积蓄花光了,又放不下架子再去乞讨生活,夜间便去偷牛。哪知道,他碰到一头认生的牛。牛一见他,又是顶又是踢,把他踢翻在地被人当场捉住。

  当时县官新上任,想改改民风倡导文化,便在公堂上出一上联和一首诗,要求将偷牛一事暗含其中,谁人能答就免乞丐之罪。乞丐搜肠刮肚,均找不出答案,旁听的观众也无人能答。县官很得意,扬言七日内有人答出也算数。

  乞丐知道,现在的希望只有看才女水连能不能出手相救了,但他知道,水连已经成人,不会轻易出门。乞丐请人代话,希望水连的父亲能够出面相救。

  水连的父亲很为难,帮助一个小偷是很无光的事,乡人会揭脊梁骨。如果救小偷出来,更会遭人唾骂。他决意不去。

  水连对父亲说,人无贵贱,天生一命;我出一联父亲如果能对出,我就不去。上联是:青草池中青草鱼吃青草。水连父亲抓耳搔腮,怎么也对不出来。水连说,下联是:黄花园里黄花女女戴黄花。

  水连的父亲担心刚至出闺年龄的女儿招惹是非闲言,劝阻水连说,让父亲代你去吧,你对出县大爷的联子了吗?

  水连说,还没有,如果你明天去,我就能对出。

  第二天水连的父亲击鼓进堂,县官很生气,惊堂木拍得山响,结果,吓得水连的父亲忘记了词儿,吱吱唔唔答不上话来。县官气上加气,一声喝令,公堂之上竟敢戏弄本官,拖出去,重打50大板。

  慢!这时,一位十分俊美的书生来到堂前,他朗声说道,大人且慢,小人能够对出你的联子,上联曰:谷草捆秧父抱子,下联对曰:牛郎牵牛主喂牲(祖喂孙)。众人鼓掌。

  县官一默念,工整,趣味,完全正确,于是再拍惊堂木说,写的诗呢?

  书生惊问,还有什么诗要写?县官幸灾乐祸地重复道,写一首诗,既含偷牛事,但无偷牛字。

  书生哈哈大笑道,这有何难,这有何难,请听我道来:

  公堂池水清悠悠,今朝难写穷人羞;

  奴非天宫为织女,郎君何故作牵牛。

  县官帽子一歪,叹曰:奇人,奇人也!来人呀,本县判令:乞丐无罪,当庭释放!

  出了县衙,众人将书生围住举起抛向空中以示庆贺。书生的帽子被掀掉了,一头乌发浓云瀑布般洗散开来。

  有人呼喊,她是水连!

  

  

  水连出生前,她母亲总梦见一本大书散开,一张张纸里飞出一串串镏金大字,这些字又跳跳跃跃搂搂抱抱,居然扎成一只金色的帆船,载着她母亲在天空飞翔,当要接近月亮的时候,银河却悄然塌堤泄水,激流绸缎般直往母亲怀里扑。教私熟的父亲掐指说,如果是男叫水生,如果是女唤水连。

  水连天生就喜欢玩水,在盆里洗澡能够泡上半天,总是呆在水里背诗词歌赋玩。三岁的时候,三字经已经能够倒背如流。

  有个乞丐上门讨饭,听下人说她聪明,没人能难住她,于是心生一念,让她买一样特别的东西:上无盖,下无盖,中间坐个大无赖。小水连嘟起小嘴说,你给多少钱?乞丐说,你想要多少就多少,不要怕我给不起。乞丐掏出一把碎银晃了晃。

  水连眉头一皱说,这东西,至少也得30两,你先给,一会就买东西来。乞丐高傲地反问水连说,如果你买不来咋办?

  我赔你两倍。水连的父亲也想试试女儿的能力,就帮女儿一口应承下来。乞丐无语,把钱交给水连的父亲。水连说,爸爸,市上的蜂桶儿一定有,就买一个给他吧。众人一听,都大笑起来。这一年水连还不满6岁呢。

  水连的父亲把银子还给乞丐说,别再赌了,拿这钱回去做个小买卖吧。

  乞丐干脆不走了,在水连家附近住下来,却不做正当营生。

  有一天,乞丐看到水连在房外玩,便问她,你知道什么东西“骨包肉”,什么东西“肉包骨?”水连想也不想地答道:鸡蛋好吃不吃壳,枣儿好吃不吃骨。鸡蛋骨包肉,枣儿肉包骨。

  乞丐不去乞讨了,开始念书习字。他常找水连请教学问。有路人考乞丐一上联,冰凉酒一点二点三点。乞丐想了半天也答不上来。他急急忙忙找到水连一问,弄得水连也一时语塞,因为她不会喝酒,对酒文化陌生。当她看到繁花似锦的丁香时,巧对就出来了:丁香花百头千头万头。

  不久,乞丐把一点点积蓄花光了,又放不下架子再去乞讨生活,夜间便去偷牛。哪知道,他碰到一头认生的牛。牛一见他,又是顶又是踢,把他踢翻在地被人当场捉住。

  当时县官新上任,想改改民风倡导文化,便在公堂上出一上联和一首诗,要求将偷牛一事暗含其中,谁人能答就免乞丐之罪。乞丐搜肠刮肚,均找不出答案,旁听的观众也无人能答。县官很得意,扬言七日内有人答出也算数。

  乞丐知道,现在的希望只有看才女水连能不能出手相救了,但他知道,水连已经成人,不会轻易出门。乞丐请人代话,希望水连的父亲能够出面相救。

  水连的父亲很为难,帮助一个小偷是很无光的事,乡人会揭脊梁骨。如果救小偷出来,更会遭人唾骂。他决意不去。

  水连对父亲说,人无贵贱,天生一命;我出一联父亲如果能对出,我就不去。上联是:青草池中青草鱼吃青草。水连父亲抓耳搔腮,怎么也对不出来。水连说,下联是:黄花园里黄花女女戴黄花。

  水连的父亲担心刚至出闺年龄的女儿招惹是非闲言,劝阻水连说,让父亲代你去吧,你对出县大爷的联子了吗?

  水连说,还没有,如果你明天去,我就能对出。

  第二天水连的父亲击鼓进堂,县官很生气,惊堂木拍得山响,结果,吓得水连的父亲忘记了词儿,吱吱唔唔答不上话来。县官气上加气,一声喝令,公堂之上竟敢戏弄本官,拖出去,重打50大板。

  慢!这时,一位十分俊美的书生来到堂前,他朗声说道,大人且慢,小人能够对出你的联子,上联曰:谷草捆秧父抱子,下联对曰:牛郎牵牛主喂牲(祖喂孙)。众人鼓掌。

  县官一默念,工整,趣味,完全正确,于是再拍惊堂木说,写的诗呢?

  书生惊问,还有什么诗要写?县官幸灾乐祸地重复道,写一首诗,既含偷牛事,但无偷牛字。

  书生哈哈大笑道,这有何难,这有何难,请听我道来:

  公堂池水清悠悠,今朝难写穷人羞;

  奴非天宫为织女,郎君何故作牵牛。

  县官帽子一歪,叹曰:奇人,奇人也!来人呀,本县判令:乞丐无罪,当庭释放!

  出了县衙,众人将书生围住举起抛向空中以示庆贺。书生的帽子被掀掉了,一头乌发浓云瀑布般洗散开来。

  有人呼喊,她是水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