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古风微小说《亡国美人》连载

?

  苏杭大运河之行,这一路上山清水秀,景色如画,这一段路程是我这一辈子觉得最安逸的时光,就算是宇文成都的刀架在了脖子上,我也未曾有过丝毫的害怕,人固有一死,我已经带着国仇家恨委身于仇人数十载了。

  回想这一生种种,小时候家境不好,一起三餐一家温饱都让父兄犯愁,常常以织席维持生计。那个时候绫罗绸缎,锦衣玉食是我不敢做的梦。后来不敢做的梦成了现实,只是随之而来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让我寝食难安。

  十岁那年被选入宫,有位女子她在一众宫女中将我带了出去,此女子便是我的主子皇太子陈叔宝的龚良娣。

  良娣待我很好,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是算计,我只当是她可怜我年级尚小,除了平时里端茶倒水,她从未让我做过粗活,重活,我暗自庆幸,自己跟了个好主子,毕竟别的院里的侍女有很多活要干,错了还要受罚。

  我以为自己能这样一辈子平平淡淡,衣食无忧,每个月的月前都给父兄好让他们日子好过一点。

  皇太子经常来龚良娣这里,只是有一次他的话让我大惊失色。

  他对龚良娣道“美人,你的侍女真是越长越美了,甚至比美人你都要美上几分呢!''

  他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我大惊失色,连忙跪倒“良娣,奴婢最该万死。”重重的扣了几个响头。

  “行了,何必行此大礼,殿下说的没错,你的确很美。”良娣并未怪罪与我,将我温柔的扶了起来,对我温柔的笑了笑。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那里是好,只不过是她未雨绸缪罢了,我不过是她手里的一颗棋子而已。

  后来的日子里太子越发频繁的来龚良娣这里,只是未曾在提过跟我有关的事,可以说没有当着我的面提过。我倒是乐的安逸。

  时间过了一年,这一年我十七,入宫七年,这一天,良娣唤我过去 让人帮我梳妆打扮,我不明所以。夜幕降临,太子进了院里,一众人像往常一样将太子迎了进来。

  行礼时太子将我扶了起来,我诚惶诚恐,他说了一句“你真是越长越让人移不开眼了。”

  我更是吓得不知所措,还没缓过神的时候便听见龚良娣说“殿下,臣妾今夜身体不适,不如让丽华陪你。”

  “好!”

  太子的一个好字,良娣率一众宫女退了出去,若大的房间里就剩下我与太子,此刻的我诚惶诚恐,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

  “如此良辰美景,美人相伴,此生何求。”太子的手抚上我的头发,我开始害怕,不敢有一丝反抗,我怕惹怒了他,我与父兄性命不保。

  任由他一吻而下,褪去衣衫,不敢落一滴泪,怕惹他不悦。

  

  

  

  未完待续……

  纯属虚构瞎扯

  不喜勿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