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艾泽拉斯生死录第30章灵活的心灵视界

不等芬倪和小面包答复,我头也不回便离开了河面,踏上塔伦米尔以东的草地。

天色有点昏沉,呼呼的海风从南边的海洋吹来,似乎夹杂着一丝血腥味,让我内心顷刻转凉。为了避免过分惹人注意,我将神圣的祈福法杖转变成了黑暗的咒逐法杖,而自己则进入暗影形态,利用暗影能量伪装自己,以免轻易被敌方发现。

我躲在树干后,观察着塔伦米尔镇的动静。除了偶尔听到家禽的叫声,还有民宅顶部的炊烟,镇里一片寂静。我不知道部落是暗藏埋伏,还是倾巢而出,不过不要紧,虽然没有望远镜,但我拥有比望远镜更实用的能力:心灵视界。

我转移到附近较大的一块岩石下,从镇里远远地看到了一条到处奔跑的黑狗,将精神聚焦在它身上,施展了心灵视界,就在这一瞬间,我的视角切换到了那条黑狗跟前。

也许是因为过度饥饿,黑狗正在四处觅食,一会把头塞进废水沟里,一会又凑到鸡群的槽里,晃得我头晕。从晃动的视野中,找到了一匹安静的马,我立刻将心灵视界转移到马身上。

那匹马留在马厩里咀嚼着草食,身旁也站着好几匹马。马厩附近的几个民宅都鸦雀无声,只有厨具自主发出的呼噜噜声音。这次对战并没有动用马匹,可能规模并不大,应该只是偶发的小战斗而已,不然部落的民宅里也不会正煮着午餐就跑出去了。既然是临时的,那就是没有详尽的作战计划,那么部落在一时半刻不会获得大量的援兵。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时,天空飞来一只黑暗蝙蝠,降落在飞行点上。从黑暗蝙蝠背上落下一个女亡灵,只见她穿雪白的月布长袍,锐利的目光一直盯着南部看。如果她不是生活在这里,就是从附近过来的支援的。

她举起瘦削的手臂,张开修长的手指,身上瞬间被一层金色的圣光包围——这是我也会的“真言术:盾”,她竟然也是牧师。看来情况更加不妙了,作战后方假如多了一位牧师,那么敌方就能持久作战了。

可是,我应该阻止她吗?不,现在胜杰的处境还不明朗,我应该先找到他再说吧,毕竟我没有作战经验,万一中计就麻烦了。

我立刻把心灵视界转移到那位亡灵女牧师身上,跟随她进入敌方内部,也许能找到胜杰的踪影。

那亡灵女牧师弓着背,沿着南北主道急速往前飞奔,姿态怪异;她手臂、背脊以及膝部暴露在外的骨头,在昏暗之下显得格外恐怖。月布长袍再美,也弥补不了亡灵近似病态的体貌。

“为了部落!”前方一个近似疯狂的绿皮兽人大吼,随后他身后的一群亡灵也跟着大喊口号。

其实,不仅仅是为了部落,亡灵也是为了他们。对于亡灵的历史,我略有所闻。

当年北方的人类洛丹伦王国受到巫妖王亡灵天灾的大肆入侵,大量的人类在感染亡灵瘟疫之后成为任由巫妖王意志操控的无脑僵尸、腐尸或者骷骰之类的行尸走肉。这些曾经被称为不死生物的活物,不知何时起,在机缘巧合之下逐渐摆脱了巫妖王的意志,开始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可是这种相貌丑陋且拥有奇怪能力的生物仍被世人看作是巫妖王的爪牙,虽然有着人类的思想,可他们还是非常不幸地被人类遗弃了。

他们从行尸走肉中识别出可以言行自由的同类,并团结起来,在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领导下,占领了沦陷的洛丹伦王国,更名为“幽暗城”,独立成为一个新的族群,他们自称被遗忘者,甚至是被人泛称为亡灵。他们为了自由平等,隐忍活在这个世上。

也许是一些误会,一些疏忽,一些自保,便引致一系列无法估量的仇恨。

我的心灵视界依旧在牧师身上,环视了周围,并未发现胜杰。而就在此时,牧师似乎意识到自己被定位了,她滑动着明亮的眼珠子,扫视人群,突然定格在我身处的位置。

待续……

96

燃星

5078f9cb 5409 4c6b abd7 668f4c97727a

25.6

2019.08.15 20:47

字数 1377

不等芬倪和小面包答复,我头也不回便离开了河面,踏上塔伦米尔以东的草地。

天色有点昏沉,呼呼的海风从南边的海洋吹来,似乎夹杂着一丝血腥味,让我内心顷刻转凉。为了避免过分惹人注意,我将神圣的祈福法杖转变成了黑暗的咒逐法杖,而自己则进入暗影形态,利用暗影能量伪装自己,以免轻易被敌方发现。

我躲在树干后,观察着塔伦米尔镇的动静。除了偶尔听到家禽的叫声,还有民宅顶部的炊烟,镇里一片寂静。我不知道部落是暗藏埋伏,还是倾巢而出,不过不要紧,虽然没有望远镜,但我拥有比望远镜更实用的能力:心灵视界。

我转移到附近较大的一块岩石下,从镇里远远地看到了一条到处奔跑的黑狗,将精神聚焦在它身上,施展了心灵视界,就在这一瞬间,我的视角切换到了那条黑狗跟前。

也许是因为过度饥饿,黑狗正在四处觅食,一会把头塞进废水沟里,一会又凑到鸡群的槽里,晃得我头晕。从晃动的视野中,找到了一匹安静的马,我立刻将心灵视界转移到马身上。

那匹马留在马厩里咀嚼着草食,身旁也站着好几匹马。马厩附近的几个民宅都鸦雀无声,只有厨具自主发出的呼噜噜声音。这次对战并没有动用马匹,可能规模并不大,应该只是偶发的小战斗而已,不然部落的民宅里也不会正煮着午餐就跑出去了。既然是临时的,那就是没有详尽的作战计划,那么部落在一时半刻不会获得大量的援兵。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时,天空飞来一只黑暗蝙蝠,降落在飞行点上。从黑暗蝙蝠背上落下一个女亡灵,只见她穿雪白的月布长袍,锐利的目光一直盯着南部看。如果她不是生活在这里,就是从附近过来的支援的。

她举起瘦削的手臂,张开修长的手指,身上瞬间被一层金色的圣光包围——这是我也会的“真言术:盾”,她竟然也是牧师。看来情况更加不妙了,作战后方假如多了一位牧师,那么敌方就能持久作战了。

可是,我应该阻止她吗?不,现在胜杰的处境还不明朗,我应该先找到他再说吧,毕竟我没有作战经验,万一中计就麻烦了。

我立刻把心灵视界转移到那位亡灵女牧师身上,跟随她进入敌方内部,也许能找到胜杰的踪影。

那亡灵女牧师弓着背,沿着南北主道急速往前飞奔,姿态怪异;她手臂、背脊以及膝部暴露在外的骨头,在昏暗之下显得格外恐怖。月布长袍再美,也弥补不了亡灵近似病态的体貌。

“为了部落!”前方一个近似疯狂的绿皮兽人大吼,随后他身后的一群亡灵也跟着大喊口号。

其实,不仅仅是为了部落,亡灵也是为了他们。对于亡灵的历史,我略有所闻。

当年北方的人类洛丹伦王国受到巫妖王亡灵天灾的大肆入侵,大量的人类在感染亡灵瘟疫之后成为任由巫妖王意志操控的无脑僵尸、腐尸或者骷骰之类的行尸走肉。这些曾经被称为不死生物的活物,不知何时起,在机缘巧合之下逐渐摆脱了巫妖王的意志,开始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可是这种相貌丑陋且拥有奇怪能力的生物仍被世人看作是巫妖王的爪牙,虽然有着人类的思想,可他们还是非常不幸地被人类遗弃了。

他们从行尸走肉中识别出可以言行自由的同类,并团结起来,在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领导下,占领了沦陷的洛丹伦王国,更名为“幽暗城”,独立成为一个新的族群,他们自称被遗忘者,甚至是被人泛称为亡灵。他们为了自由平等,隐忍活在这个世上。

也许是一些误会,一些疏忽,一些自保,便引致一系列无法估量的仇恨。

我的心灵视界依旧在牧师身上,环视了周围,并未发现胜杰。而就在此时,牧师似乎意识到自己被定位了,她滑动着明亮的眼珠子,扫视人群,突然定格在我身处的位置。

待续……

不等芬倪和小面包答复,我头也不回便离开了河面,踏上塔伦米尔以东的草地。

天色有点昏沉,呼呼的海风从南边的海洋吹来,似乎夹杂着一丝血腥味,让我内心顷刻转凉。为了避免过分惹人注意,我将神圣的祈福法杖转变成了黑暗的咒逐法杖,而自己则进入暗影形态,利用暗影能量伪装自己,以免轻易被敌方发现。

我躲在树干后,观察着塔伦米尔镇的动静。除了偶尔听到家禽的叫声,还有民宅顶部的炊烟,镇里一片寂静。我不知道部落是暗藏埋伏,还是倾巢而出,不过不要紧,虽然没有望远镜,但我拥有比望远镜更实用的能力:心灵视界。

我转移到附近较大的一块岩石下,从镇里远远地看到了一条到处奔跑的黑狗,将精神聚焦在它身上,施展了心灵视界,就在这一瞬间,我的视角切换到了那条黑狗跟前。

也许是因为过度饥饿,黑狗正在四处觅食,一会把头塞进废水沟里,一会又凑到鸡群的槽里,晃得我头晕。从晃动的视野中,找到了一匹安静的马,我立刻将心灵视界转移到马身上。

那匹马留在马厩里咀嚼着草食,身旁也站着好几匹马。马厩附近的几个民宅都鸦雀无声,只有厨具自主发出的呼噜噜声音。这次对战并没有动用马匹,可能规模并不大,应该只是偶发的小战斗而已,不然部落的民宅里也不会正煮着午餐就跑出去了。既然是临时的,那就是没有详尽的作战计划,那么部落在一时半刻不会获得大量的援兵。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时,天空飞来一只黑暗蝙蝠,降落在飞行点上。从黑暗蝙蝠背上落下一个女亡灵,只见她穿雪白的月布长袍,锐利的目光一直盯着南部看。如果她不是生活在这里,就是从附近过来的支援的。

她举起瘦削的手臂,张开修长的手指,身上瞬间被一层金色的圣光包围——这是我也会的“真言术:盾”,她竟然也是牧师。看来情况更加不妙了,作战后方假如多了一位牧师,那么敌方就能持久作战了。

可是,我应该阻止她吗?不,现在胜杰的处境还不明朗,我应该先找到他再说吧,毕竟我没有作战经验,万一中计就麻烦了。

我立刻把心灵视界转移到那位亡灵女牧师身上,跟随她进入敌方内部,也许能找到胜杰的踪影。

那亡灵女牧师弓着背,沿着南北主道急速往前飞奔,姿态怪异;她手臂、背脊以及膝部暴露在外的骨头,在昏暗之下显得格外恐怖。月布长袍再美,也弥补不了亡灵近似病态的体貌。

“为了部落!”前方一个近似疯狂的绿皮兽人大吼,随后他身后的一群亡灵也跟着大喊口号。

其实,不仅仅是为了部落,亡灵也是为了他们。对于亡灵的历史,我略有所闻。

当年北方的人类洛丹伦王国受到巫妖王亡灵天灾的大肆入侵,大量的人类在感染亡灵瘟疫之后成为任由巫妖王意志操控的无脑僵尸、腐尸或者骷骰之类的行尸走肉。这些曾经被称为不死生物的活物,不知何时起,在机缘巧合之下逐渐摆脱了巫妖王的意志,开始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可是这种相貌丑陋且拥有奇怪能力的生物仍被世人看作是巫妖王的爪牙,虽然有着人类的思想,可他们还是非常不幸地被人类遗弃了。

他们从行尸走肉中识别出可以言行自由的同类,并团结起来,在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领导下,占领了沦陷的洛丹伦王国,更名为“幽暗城”,独立成为一个新的族群,他们自称被遗忘者,甚至是被人泛称为亡灵。他们为了自由平等,隐忍活在这个世上。

也许是一些误会,一些疏忽,一些自保,便引致一系列无法估量的仇恨。

我的心灵视界依旧在牧师身上,环视了周围,并未发现胜杰。而就在此时,牧师似乎意识到自己被定位了,她滑动着明亮的眼珠子,扫视人群,突然定格在我身处的位置。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