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扶风——剩饭与做剩饭的人

   幸福映在落落

  来源:扶风百姓网

  剩饭与做剩饭的人

  图文/陈文娟

  

  不记得曾经在哪里看过一篇有关“剩饭”的报道,其中大概的意思是说,吃剩饭和剩菜有损健康,具体是不是有损健康,我们也没有研究过,专家说的想必也不会错。但现实中,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位会做剩饭剩菜的妈,也有一位会吃剩饭剩菜的爸。我们家有关剩饭的事比比皆是。

  小时候,父亲为了养活我们姊妹三人天天在外奔忙,每天回家都是夜幕降临的时分。父亲一进家门,母亲就一边收拾厨房一边喊我:“娟娟,在后锅给你爸舀一盆洗脸水去,前锅有一碗剩饭面还热着呢,给你爸端出去……”父亲洗完脸,蹴在厨房门口,端起一碗糊嘟面,油泼辣子淋一勺,再就着油醋炝拌的绿辣子,“嘻溜溜”几声,一大洋瓷碗剩饭面就下肚了,父亲脸上随即露出了几丝满足的笑意,剩饭似乎可以横扫一身疲惫。

  

  我从小就认为做剩饭并不是母亲对全家人的饭量把握失控的结果,而是母亲故意要多做一些饭,故意要剩下一些饭。她每次和面的时候,在舀好面粉后,总要用碗再揝一些面粉。我也十分好奇,为什么要多做呢?母亲说:“多做一点剩下了,你爸晚上回来了吃……”父亲在镇上的建筑队里干活,有时候晚上回来,有时候晚上不回来。工地里的伙食比不上家里的,即是家里的一碗剩饭面,味道都比工地的饭香。母亲的剩饭里饱含着对父亲的关心。

  母亲一直都是热心肠。有时候我们正在吃早饭,家里来了串门子的邻家,母亲就热情地迎上去说:“嫂子,你吃了么?喝一碗我家的拌汤,下滴槟豆(扁豆),爨滴很……”于是,她给我老姨舀了一碗拌汤,油泼辣子一淋就端出去了。多亏母亲做的多,要不然就尴尬了。俗话说:让人是个理,锅里么下米……母亲敦厚朴实的天性颠覆了这一句俗话,真可谓:让人是个理,锅里还真有…...

  

  爱做剩饭似乎有遗传,母亲应该就是遗传了外婆的剩饭基因。我外婆就时常爱做剩饭。家里偶尔来几位客人,她便会急急忙忙地下厨,忘我地做很多好吃的:南瓜包子哨子面、凉拌黄瓜打搅团、豆豆糁子漂面皮、烙完韭饼包饺子……不一会儿,饭桌上就摆满了碗碗盏盏。春夏秋冬四季轮转,外婆做着各种不同的家常饭,味道可口,让人流连忘返;相同的是每次都会有剩饭,每次她总要叮咛我们多吃点,吃完走的时候再带几个包子。这时候,我就在心里嘀咕:我婆真是个老实疙瘩,不但让人吃饱还在回去的时候带上,这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嘛!

  

  有一年秋季,姨婆和姨父爷从麟游远道而来,那时候的交通不便利,他们好多年都来不了一趟。姨婆是外婆的大妹子,她性格很开朗,喜欢开玩笑,每次见她都是乐呵呵地,笑的时候露出几颗大牙下岗后留下的壑壑,姨婆笑着对我说:“我是属猴的,你妈是属猴的,你也是属猴的,老猴领了一伙猴娃子,哈哈哈……”姨婆说完就爽朗地大笑起来,瘦削的脸颊泛着红光,眼旁的鱼尾纹像秋日怒放的菊花。她来的时候会带着半麻纱袋子吃的东西,有自制的杏肉、山核桃、杏仁、红枣、大豆等等,然后给我们挨个儿分着吃。外婆则忙得跑出跑进、不亦乐乎。烫面烙油饼,葱花荷包蛋,和面洗凉皮,割肉爤哨子……她一边做着这一顿饭一边计划着下一顿饭,絮絮叨叨地问我姨婆都想吃点啥?外婆就像一位顶级大厨一样,整个厨房就是她的舞台,她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几十年如一日地“指点江山、福泽后世”。她热情好客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到了晚饭时,大家吃饱后,总会多少剩一些饭。外婆便开始推销剩饭:“娟娟,你再尝几口,剩饭热三遍、拿肉都不换,糊嘟面放油辣子,油噜噜滴香……”这时候,我这个“北山老舵、凉水泡馍”的冷娃劲儿就上来了,接过外婆手里的碗,气都不换一口,三下五除二,两筷子就把多半碗糊嘟面扒拉完了,最后还不忘舔一下碗边流下来的辣椒油。禁不住美食诱惑的我从来就没有瘦过,大概就是剩饭吃撑了的结果。我姨父爷是文化人,是他们村上学校里的老师,他读书多,明白合理饮食的重要性。看到我咥剩饭的一幕后,他便慢腾腾地说:“娃儿,你慢慢吃,看噎住了。你婆偏心滴,怕把我娃饿哈了。真真是:‘能叫剩饭憋死人,不叫剩饭占个盆’,哈哈哈……”我姨父爷说的这句名言,惹得所有亲戚们开怀大笑。后来这句名言又在我的身上应验了。

  不知道是不是做剩饭真的会遗传,我又遗传了母亲的这一传统。结婚十几年来,我时常会做剩饭,大概也因为我像二师兄一样食肠宽大吧。有了孩子以后,吃孩子的剩饭也成了我和老公的专利。老公时常在吃完剩饭后,摸着有些凸出的胃,带着几分幽默说:“吃不了那么多饭,做那么多饭把人差点儿憋糊涂了。我看咱两个就是家里的垃圾桶,啥都能装进去…..”我觉得他对这剩饭的意义还没有理解到位。我专门在网上查了一下吃剩饭的危害,剩饭加热后再吃对健康并没有太大影响,尤其是面食。再说做剩饭总比做少了不够吃要强一些吧!有一次,我回到家里发现老公已经熬好了稀饭,而且一人一碗刚刚好,锅里干干净净的。我瞬间就有点不习惯。我想:万一今天的米特别好、稀饭特别香,我想吃第二碗怎么办?真是个瓜怂!

  这么多年来,我发现了一些规律,不一定准,分享出来,大家可以对号入座,也可以斧正。爱做剩饭的人胃口都比较好,身材也偏胖。这样的人在家里一般都占有主导地位,掌握着一家的温饱大权,做多做少掌勺的人说了算,吃多吃少那要看做了多少。在我家,我就爱做剩饭,我老公从来没有做过剩饭,当然他做饭的机会也很少。最关键的是我一直胖着,他一直瘦着,十几年如一日的体重不变化。爱做剩饭的人情商普遍都高,热情好客、心胸豁达、一般心里都不搁事,遇到不顺心的事情,稀里哗啦地盆泼瓦倒一番就过去了。这样的人比较随性,容易被周围的气氛感染,也容易煽动周围的气氛。爱做剩饭的人,自控力比较差,管不住嘴,减肥很难成功,几乎个个都是暖胖子,这一点我的体重和体积就可以证明(捂脸)!

  其实,我们应该珍惜身边爱做剩饭的人,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朋友,首先蹭饭就不是个事儿,走南闯北必须混个肚儿圆。另外,爱做剩饭的朋友或许会在世态的冷漠中带给你丝丝暖意;让我们拿出爱做剩饭的热情,对待周围的亲人和朋友吧,生活需要这样的热情,生活也需要热剩饭的温度。

  来源:扶风百姓网

  剩饭与做剩饭的人

  图文/陈文娟

  

  不记得曾经在哪里看过一篇有关“剩饭”的报道,其中大概的意思是说,吃剩饭和剩菜有损健康,具体是不是有损健康,我们也没有研究过,专家说的想必也不会错。但现实中,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位会做剩饭剩菜的妈,也有一位会吃剩饭剩菜的爸。我们家有关剩饭的事比比皆是。

  小时候,父亲为了养活我们姊妹三人天天在外奔忙,每天回家都是夜幕降临的时分。父亲一进家门,母亲就一边收拾厨房一边喊我:“娟娟,在后锅给你爸舀一盆洗脸水去,前锅有一碗剩饭面还热着呢,给你爸端出去……”父亲洗完脸,蹴在厨房门口,端起一碗糊嘟面,油泼辣子淋一勺,再就着油醋炝拌的绿辣子,“嘻溜溜”几声,一大洋瓷碗剩饭面就下肚了,父亲脸上随即露出了几丝满足的笑意,剩饭似乎可以横扫一身疲惫。

  

  我从小就认为做剩饭并不是母亲对全家人的饭量把握失控的结果,而是母亲故意要多做一些饭,故意要剩下一些饭。她每次和面的时候,在舀好面粉后,总要用碗再揝一些面粉。我也十分好奇,为什么要多做呢?母亲说:“多做一点剩下了,你爸晚上回来了吃……”父亲在镇上的建筑队里干活,有时候晚上回来,有时候晚上不回来。工地里的伙食比不上家里的,即是家里的一碗剩饭面,味道都比工地的饭香。母亲的剩饭里饱含着对父亲的关心。

  母亲一直都是热心肠。有时候我们正在吃早饭,家里来了串门子的邻家,母亲就热情地迎上去说:“嫂子,你吃了么?喝一碗我家的拌汤,下滴槟豆(扁豆),爨滴很……”于是,她给我老姨舀了一碗拌汤,油泼辣子一淋就端出去了。多亏母亲做的多,要不然就尴尬了。俗话说:让人是个理,锅里么下米……母亲敦厚朴实的天性颠覆了这一句俗话,真可谓:让人是个理,锅里还真有…...

  

  爱做剩饭似乎有遗传,母亲应该就是遗传了外婆的剩饭基因。我外婆就时常爱做剩饭。家里偶尔来几位客人,她便会急急忙忙地下厨,忘我地做很多好吃的:南瓜包子哨子面、凉拌黄瓜打搅团、豆豆糁子漂面皮、烙完韭饼包饺子……不一会儿,饭桌上就摆满了碗碗盏盏。春夏秋冬四季轮转,外婆做着各种不同的家常饭,味道可口,让人流连忘返;相同的是每次都会有剩饭,每次她总要叮咛我们多吃点,吃完走的时候再带几个包子。这时候,我就在心里嘀咕:我婆真是个老实疙瘩,不但让人吃饱还在回去的时候带上,这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嘛!

  

  有一年秋季,姨婆和姨父爷从麟游远道而来,那时候的交通不便利,他们好多年都来不了一趟。姨婆是外婆的大妹子,她性格很开朗,喜欢开玩笑,每次见她都是乐呵呵地,笑的时候露出几颗大牙下岗后留下的壑壑,姨婆笑着对我说:“我是属猴的,你妈是属猴的,你也是属猴的,老猴领了一伙猴娃子,哈哈哈……”姨婆说完就爽朗地大笑起来,瘦削的脸颊泛着红光,眼旁的鱼尾纹像秋日怒放的菊花。她来的时候会带着半麻纱袋子吃的东西,有自制的杏肉、山核桃、杏仁、红枣、大豆等等,然后给我们挨个儿分着吃。外婆则忙得跑出跑进、不亦乐乎。烫面烙油饼,葱花荷包蛋,和面洗凉皮,割肉爤哨子……她一边做着这一顿饭一边计划着下一顿饭,絮絮叨叨地问我姨婆都想吃点啥?外婆就像一位顶级大厨一样,整个厨房就是她的舞台,她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几十年如一日地“指点江山、福泽后世”。她热情好客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到了晚饭时,大家吃饱后,总会多少剩一些饭。外婆便开始推销剩饭:“娟娟,你再尝几口,剩饭热三遍、拿肉都不换,糊嘟面放油辣子,油噜噜滴香……”这时候,我这个“北山老舵、凉水泡馍”的冷娃劲儿就上来了,接过外婆手里的碗,气都不换一口,三下五除二,两筷子就把多半碗糊嘟面扒拉完了,最后还不忘舔一下碗边流下来的辣椒油。禁不住美食诱惑的我从来就没有瘦过,大概就是剩饭吃撑了的结果。我姨父爷是文化人,是他们村上学校里的老师,他读书多,明白合理饮食的重要性。看到我咥剩饭的一幕后,他便慢腾腾地说:“娃儿,你慢慢吃,看噎住了。你婆偏心滴,怕把我娃饿哈了。真真是:‘能叫剩饭憋死人,不叫剩饭占个盆’,哈哈哈……”我姨父爷说的这句名言,惹得所有亲戚们开怀大笑。后来这句名言又在我的身上应验了。

  不知道是不是做剩饭真的会遗传,我又遗传了母亲的这一传统。结婚十几年来,我时常会做剩饭,大概也因为我像二师兄一样食肠宽大吧。有了孩子以后,吃孩子的剩饭也成了我和老公的专利。老公时常在吃完剩饭后,摸着有些凸出的胃,带着几分幽默说:“吃不了那么多饭,做那么多饭把人差点儿憋糊涂了。我看咱两个就是家里的垃圾桶,啥都能装进去…..”我觉得他对这剩饭的意义还没有理解到位。我专门在网上查了一下吃剩饭的危害,剩饭加热后再吃对健康并没有太大影响,尤其是面食。再说做剩饭总比做少了不够吃要强一些吧!有一次,我回到家里发现老公已经熬好了稀饭,而且一人一碗刚刚好,锅里干干净净的。我瞬间就有点不习惯。我想:万一今天的米特别好、稀饭特别香,我想吃第二碗怎么办?真是个瓜怂!

  这么多年来,我发现了一些规律,不一定准,分享出来,大家可以对号入座,也可以斧正。爱做剩饭的人胃口都比较好,身材也偏胖。这样的人在家里一般都占有主导地位,掌握着一家的温饱大权,做多做少掌勺的人说了算,吃多吃少那要看做了多少。在我家,我就爱做剩饭,我老公从来没有做过剩饭,当然他做饭的机会也很少。最关键的是我一直胖着,他一直瘦着,十几年如一日的体重不变化。爱做剩饭的人情商普遍都高,热情好客、心胸豁达、一般心里都不搁事,遇到不顺心的事情,稀里哗啦地盆泼瓦倒一番就过去了。这样的人比较随性,容易被周围的气氛感染,也容易煽动周围的气氛。爱做剩饭的人,自控力比较差,管不住嘴,减肥很难成功,几乎个个都是暖胖子,这一点我的体重和体积就可以证明(捂脸)!

  其实,我们应该珍惜身边爱做剩饭的人,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朋友,首先蹭饭就不是个事儿,走南闯北必须混个肚儿圆。另外,爱做剩饭的朋友或许会在世态的冷漠中带给你丝丝暖意;让我们拿出爱做剩饭的热情,对待周围的亲人和朋友吧,生活需要这样的热情,生活也需要热剩饭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