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素描头像》理论篇(六)方体意识——(2)光线的训练(上)

?

  (六)方体意识——(2)光线的训练(上)

  

  顶光、侧光、散光、逆光的训练,目的在于引导你去关注形体,而不是用调子去抄袭光影。要把一切明暗的变化放在形体中去检查,看看哪些明暗服从了形体,哪些明暗破坏了整体。总之,画面要整体,形体要厚重,形象特征要鲜明、生动。

  一、侧光的训练

  

  《大胡子男人》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这张画表现的是侧光下的人物,而且是非常典型的因为光线比较特殊而导致“阴阳脸”的情况,这种角度下对比最强的是空间上最靠前的鼻子,所以我们一定要花精力将它刻画出来,然后再将侧面的耳朵弱进去。

  可以眯起眼睛感觉一下,从鼻子到颧骨再到耳朵,这一层层变化的空间表现得特别好,我们似乎可以用手顺着形体“摸”进去,这种前后的空间处理在绘画中非常重要。

  在画素描头像时,我们要努力交代出每个部位所处的空间,通常来说:明暗对比越强,体积感就越强,在空间距离上也就离我们越近;明暗对比越弱越虚,在空间上就能够退到远处。此外,鼻子的质感,鼻头与鼻翼高光的强弱关系以及眉弓、额结节等这几层形体关系都处理得很好。

  方体意识在这种“阴阳脸”的光线下显得尤为重要,特别是右边的暗部,假如说把整个脸都画黑了,头像的

  “体”就建立不起来了。

  脸部右侧从颞线到颧骨,包括额结节的连接线往后都虚过去了,远处的边缘线相对于鼻子来说虚了许多而且在形上的方圆和虚实变化也非常微妙,画得非常饱满,包括左侧脸部在交界线部分的亮,控制得也都非常贴切。右侧头发的暗部在画了一块较重的固有色之后,没有再对毛发质感进行清晰的表现,而左边头发的穿插、深浅、虚实则都处理得较为仔细。

  从黑、白、灰来说,衣服的黑、背景的深灰、胡子的浅灰、脸的白,这些节奏控制得非常整体。

  这张画的皮肤质感表现得非常好,这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作者把胡子的毛发质感画得很真实,这是一种对比,当你把胡子画得越像毛发时,脸也就越来越像脸了,当我们把每个部位的质感往各自极端上发展时,画面质感的节奏也就拉开了。胡子表现得非常精致,外形饱满,有张力,内外形的方圆和起伏控制得很讲究;然后在刻画上采用了与头发相同的分组处理,可以比较一下画中胡子的大小、疏密、深浅以及前后空间刻画的繁简和虚实等节奏变化。像嘴唇上边的胡子拿笔一点点画出胡子的走向,而下方的胡子更多的是把橡皮当成一支笔,顺着胡子的走向运用“提白”的手法一点点画,非常细致。

  二、顶光对于方体的归纳是最直接的

  顶光是最容易出效果,对于方体意识的研究最直接的一种光源。这种光线的优势是脸的正面、侧面、底面或顶面的体块感非常强,如果把顶光再稍微往左或往右挪一些,左右脸在明暗上就会有少许的深浅变化,那么,画出的画面就会更加微妙了。所以顶光是大家必须训练的一种光线。

  1.主次节奏是真正需要在绘画中解决的问题

  

  《农妇》里昂·奥古斯丁(法国)

  这张画中人物脸的正面,包括头巾的正面,作者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去表现,可谓精雕细琢;而脸和头巾的侧面都处理成较平整的灰颜色。其实,只要我们睁大眼睛看,侧面中的细节同样能看得非常清晰,但在画的时候一定要弱化它,这也正是我们强调方体意识的重要性。

  你一定要知道哪些东西该抓,哪些该弱化,千万不能把正面和侧面用平均的力量去对待。“面面俱到”只是在前进过程中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但作为绘画来说,大家一定要善于提炼、取舍,学会控制画面的主次节奏关系,这才是真正需要在绘画中解决的问题。

  这张画的视觉中心集中在面部,画面的主次节奏关系拉得非常开,就头部的具体表现来说,人物眼睛晶状体的质感表现得非常到位和精准。假如把眼睛挡上,就会感觉缺少了一个拉开画面层次的东西。还有,作者对于眉弓的翻转,面部褶皱形体的表现都很到位。

  重点看一下头巾的表现,头巾是贴在头皮上的,头巾的形体画得非常饱满,有一种由内而外的张力感,额头上方的头巾宽出额头一些,它细微的起伏、方圆变化都准确表现出来,边缘的位置与面部衔接得非常好。这种小细节看似简单,但是在画的时候非常容易忽视掉,作为学画的人看到的东西应该更精准,更丰富一些。

  为了很好地烘托出主体人物,他将背景整体上了一层灰色。也许在现实中,背景里会有门窗、座椅之类的东西,但他并没有画。也就是说,为了画面的需求,背景中的一些东西是完全可以忽略或弱化处理的,前提是你要对它和人物的明度关系控制好。

  2.明暗交界线是强化方体意识的关键所在

  

  这张肖像对于老年人的这种精神气质作者把握得就非常好,从颞线到颧骨到口轮匝肌再到下巴这条明暗交界线是最重的,它很好地将脸的亮部和暗部区分了出来,同时也将脸的正面和侧面体的关系建立了起来。

  可以看到人物远处脸的颧骨的顶面和近处脸颧骨的顶面同处于亮部中,但是远处脸颧骨的顶面就要比近处脸颧骨的顶面灰一度,远处脸颧骨底面的暗部又没有近处脸颧骨底面的暗部重,就是将远处脸的关系整体处理得比近处脸的关系弱一度,这样就很好地从空间上退了过去。

  也就是说,将近处离我们近的位置拎出来,让远处离我们远的位置退过去,这样头部才能形成很强的方体感。所以,在建立头部的体感时,这条最大的交界线是非常关键的。

  但是如果为了脸上的调子而去抄袭对象,并没有去加强这条交界线,那体感也自然建立不起来。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弱化暗部,将暗部里面的比如耳朵、下颌角、咬肌的关系都弱化,它们都没有前方五官的强度强,这样就能很好地将画面前后的空间关系拉开了。

  读书笔记摘自《素描头像》(主编杨慎修)。

  上一章

  目录

  96

  SUMMER爱夏天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9

  2019.08.03 10:39*

  字数 2154

  (六)方体意识——(2)光线的训练(上)

  

  顶光、侧光、散光、逆光的训练,目的在于引导你去关注形体,而不是用调子去抄袭光影。要把一切明暗的变化放在形体中去检查,看看哪些明暗服从了形体,哪些明暗破坏了整体。总之,画面要整体,形体要厚重,形象特征要鲜明、生动。

  一、侧光的训练

  

  《大胡子男人》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这张画表现的是侧光下的人物,而且是非常典型的因为光线比较特殊而导致“阴阳脸”的情况,这种角度下对比最强的是空间上最靠前的鼻子,所以我们一定要花精力将它刻画出来,然后再将侧面的耳朵弱进去。

  可以眯起眼睛感觉一下,从鼻子到颧骨再到耳朵,这一层层变化的空间表现得特别好,我们似乎可以用手顺着形体“摸”进去,这种前后的空间处理在绘画中非常重要。

  在画素描头像时,我们要努力交代出每个部位所处的空间,通常来说:明暗对比越强,体积感就越强,在空间距离上也就离我们越近;明暗对比越弱越虚,在空间上就能够退到远处。此外,鼻子的质感,鼻头与鼻翼高光的强弱关系以及眉弓、额结节等这几层形体关系都处理得很好。

  方体意识在这种“阴阳脸”的光线下显得尤为重要,特别是右边的暗部,假如说把整个脸都画黑了,头像的

  “体”就建立不起来了。

  脸部右侧从颞线到颧骨,包括额结节的连接线往后都虚过去了,远处的边缘线相对于鼻子来说虚了许多而且在形上的方圆和虚实变化也非常微妙,画得非常饱满,包括左侧脸部在交界线部分的亮,控制得也都非常贴切。右侧头发的暗部在画了一块较重的固有色之后,没有再对毛发质感进行清晰的表现,而左边头发的穿插、深浅、虚实则都处理得较为仔细。

  从黑、白、灰来说,衣服的黑、背景的深灰、胡子的浅灰、脸的白,这些节奏控制得非常整体。

  这张画的皮肤质感表现得非常好,这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作者把胡子的毛发质感画得很真实,这是一种对比,当你把胡子画得越像毛发时,脸也就越来越像脸了,当我们把每个部位的质感往各自极端上发展时,画面质感的节奏也就拉开了。胡子表现得非常精致,外形饱满,有张力,内外形的方圆和起伏控制得很讲究;然后在刻画上采用了与头发相同的分组处理,可以比较一下画中胡子的大小、疏密、深浅以及前后空间刻画的繁简和虚实等节奏变化。像嘴唇上边的胡子拿笔一点点画出胡子的走向,而下方的胡子更多的是把橡皮当成一支笔,顺着胡子的走向运用“提白”的手法一点点画,非常细致。

  二、顶光对于方体的归纳是最直接的

  顶光是最容易出效果,对于方体意识的研究最直接的一种光源。这种光线的优势是脸的正面、侧面、底面或顶面的体块感非常强,如果把顶光再稍微往左或往右挪一些,左右脸在明暗上就会有少许的深浅变化,那么,画出的画面就会更加微妙了。所以顶光是大家必须训练的一种光线。

  1.主次节奏是真正需要在绘画中解决的问题

  

  《农妇》里昂·奥古斯丁(法国)

  这张画中人物脸的正面,包括头巾的正面,作者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去表现,可谓精雕细琢;而脸和头巾的侧面都处理成较平整的灰颜色。其实,只要我们睁大眼睛看,侧面中的细节同样能看得非常清晰,但在画的时候一定要弱化它,这也正是我们强调方体意识的重要性。

  你一定要知道哪些东西该抓,哪些该弱化,千万不能把正面和侧面用平均的力量去对待。“面面俱到”只是在前进过程中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但作为绘画来说,大家一定要善于提炼、取舍,学会控制画面的主次节奏关系,这才是真正需要在绘画中解决的问题。

  这张画的视觉中心集中在面部,画面的主次节奏关系拉得非常开,就头部的具体表现来说,人物眼睛晶状体的质感表现得非常到位和精准。假如把眼睛挡上,就会感觉缺少了一个拉开画面层次的东西。还有,作者对于眉弓的翻转,面部褶皱形体的表现都很到位。

  重点看一下头巾的表现,头巾是贴在头皮上的,头巾的形体画得非常饱满,有一种由内而外的张力感,额头上方的头巾宽出额头一些,它细微的起伏、方圆变化都准确表现出来,边缘的位置与面部衔接得非常好。这种小细节看似简单,但是在画的时候非常容易忽视掉,作为学画的人看到的东西应该更精准,更丰富一些。

  为了很好地烘托出主体人物,他将背景整体上了一层灰色。也许在现实中,背景里会有门窗、座椅之类的东西,但他并没有画。也就是说,为了画面的需求,背景中的一些东西是完全可以忽略或弱化处理的,前提是你要对它和人物的明度关系控制好。

  2.明暗交界线是强化方体意识的关键所在

  

  这张肖像对于老年人的这种精神气质作者把握得就非常好,从颞线到颧骨到口轮匝肌再到下巴这条明暗交界线是最重的,它很好地将脸的亮部和暗部区分了出来,同时也将脸的正面和侧面体的关系建立了起来。

  可以看到人物远处脸的颧骨的顶面和近处脸颧骨的顶面同处于亮部中,但是远处脸颧骨的顶面就要比近处脸颧骨的顶面灰一度,远处脸颧骨底面的暗部又没有近处脸颧骨底面的暗部重,就是将远处脸的关系整体处理得比近处脸的关系弱一度,这样就很好地从空间上退了过去。

  也就是说,将近处离我们近的位置拎出来,让远处离我们远的位置退过去,这样头部才能形成很强的方体感。所以,在建立头部的体感时,这条最大的交界线是非常关键的。

  但是如果为了脸上的调子而去抄袭对象,并没有去加强这条交界线,那体感也自然建立不起来。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弱化暗部,将暗部里面的比如耳朵、下颌角、咬肌的关系都弱化,它们都没有前方五官的强度强,这样就能很好地将画面前后的空间关系拉开了。

  读书笔记摘自《素描头像》(主编杨慎修)。

  上一章

  目录

  (六)方体意识——(2)光线的训练(上)

  

  顶光、侧光、散光、逆光的训练,目的在于引导你去关注形体,而不是用调子去抄袭光影。要把一切明暗的变化放在形体中去检查,看看哪些明暗服从了形体,哪些明暗破坏了整体。总之,画面要整体,形体要厚重,形象特征要鲜明、生动。

  一、侧光的训练

  

  《大胡子男人》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这张画表现的是侧光下的人物,而且是非常典型的因为光线比较特殊而导致“阴阳脸”的情况,这种角度下对比最强的是空间上最靠前的鼻子,所以我们一定要花精力将它刻画出来,然后再将侧面的耳朵弱进去。

  可以眯起眼睛感觉一下,从鼻子到颧骨再到耳朵,这一层层变化的空间表现得特别好,我们似乎可以用手顺着形体“摸”进去,这种前后的空间处理在绘画中非常重要。

  在画素描头像时,我们要努力交代出每个部位所处的空间,通常来说:明暗对比越强,体积感就越强,在空间距离上也就离我们越近;明暗对比越弱越虚,在空间上就能够退到远处。此外,鼻子的质感,鼻头与鼻翼高光的强弱关系以及眉弓、额结节等这几层形体关系都处理得很好。

  方体意识在这种“阴阳脸”的光线下显得尤为重要,特别是右边的暗部,假如说把整个脸都画黑了,头像的

  “体”就建立不起来了。

  脸部右侧从颞线到颧骨,包括额结节的连接线往后都虚过去了,远处的边缘线相对于鼻子来说虚了许多而且在形上的方圆和虚实变化也非常微妙,画得非常饱满,包括左侧脸部在交界线部分的亮,控制得也都非常贴切。右侧头发的暗部在画了一块较重的固有色之后,没有再对毛发质感进行清晰的表现,而左边头发的穿插、深浅、虚实则都处理得较为仔细。

  从黑、白、灰来说,衣服的黑、背景的深灰、胡子的浅灰、脸的白,这些节奏控制得非常整体。

  这张画的皮肤质感表现得非常好,这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作者把胡子的毛发质感画得很真实,这是一种对比,当你把胡子画得越像毛发时,脸也就越来越像脸了,当我们把每个部位的质感往各自极端上发展时,画面质感的节奏也就拉开了。胡子表现得非常精致,外形饱满,有张力,内外形的方圆和起伏控制得很讲究;然后在刻画上采用了与头发相同的分组处理,可以比较一下画中胡子的大小、疏密、深浅以及前后空间刻画的繁简和虚实等节奏变化。像嘴唇上边的胡子拿笔一点点画出胡子的走向,而下方的胡子更多的是把橡皮当成一支笔,顺着胡子的走向运用“提白”的手法一点点画,非常细致。

  二、顶光对于方体的归纳是最直接的

  顶光是最容易出效果,对于方体意识的研究最直接的一种光源。这种光线的优势是脸的正面、侧面、底面或顶面的体块感非常强,如果把顶光再稍微往左或往右挪一些,左右脸在明暗上就会有少许的深浅变化,那么,画出的画面就会更加微妙了。所以顶光是大家必须训练的一种光线。

  1.主次节奏是真正需要在绘画中解决的问题

  

  《农妇》里昂·奥古斯丁(法国)

  这张画中人物脸的正面,包括头巾的正面,作者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去表现,可谓精雕细琢;而脸和头巾的侧面都处理成较平整的灰颜色。其实,只要我们睁大眼睛看,侧面中的细节同样能看得非常清晰,但在画的时候一定要弱化它,这也正是我们强调方体意识的重要性。

  你一定要知道哪些东西该抓,哪些该弱化,千万不能把正面和侧面用平均的力量去对待。“面面俱到”只是在前进过程中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但作为绘画来说,大家一定要善于提炼、取舍,学会控制画面的主次节奏关系,这才是真正需要在绘画中解决的问题。

  这张画的视觉中心集中在面部,画面的主次节奏关系拉得非常开,就头部的具体表现来说,人物眼睛晶状体的质感表现得非常到位和精准。假如把眼睛挡上,就会感觉缺少了一个拉开画面层次的东西。还有,作者对于眉弓的翻转,面部褶皱形体的表现都很到位。

  重点看一下头巾的表现,头巾是贴在头皮上的,头巾的形体画得非常饱满,有一种由内而外的张力感,额头上方的头巾宽出额头一些,它细微的起伏、方圆变化都准确表现出来,边缘的位置与面部衔接得非常好。这种小细节看似简单,但是在画的时候非常容易忽视掉,作为学画的人看到的东西应该更精准,更丰富一些。

  为了很好地烘托出主体人物,他将背景整体上了一层灰色。也许在现实中,背景里会有门窗、座椅之类的东西,但他并没有画。也就是说,为了画面的需求,背景中的一些东西是完全可以忽略或弱化处理的,前提是你要对它和人物的明度关系控制好。

  2.明暗交界线是强化方体意识的关键所在

  

  这张肖像对于老年人的这种精神气质作者把握得就非常好,从颞线到颧骨到口轮匝肌再到下巴这条明暗交界线是最重的,它很好地将脸的亮部和暗部区分了出来,同时也将脸的正面和侧面体的关系建立了起来。

  可以看到人物远处脸的颧骨的顶面和近处脸颧骨的顶面同处于亮部中,但是远处脸颧骨的顶面就要比近处脸颧骨的顶面灰一度,远处脸颧骨底面的暗部又没有近处脸颧骨底面的暗部重,就是将远处脸的关系整体处理得比近处脸的关系弱一度,这样就很好地从空间上退了过去。

  也就是说,将近处离我们近的位置拎出来,让远处离我们远的位置退过去,这样头部才能形成很强的方体感。所以,在建立头部的体感时,这条最大的交界线是非常关键的。

  但是如果为了脸上的调子而去抄袭对象,并没有去加强这条交界线,那体感也自然建立不起来。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弱化暗部,将暗部里面的比如耳朵、下颌角、咬肌的关系都弱化,它们都没有前方五官的强度强,这样就能很好地将画面前后的空间关系拉开了。

  读书笔记摘自《素描头像》(主编杨慎修)。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