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限制14岁以下儿童开直播,你怎么看?

  原标题:限制14岁以下儿童开直播,你怎么看?

  网络直播、短视频持续火热, 不少未成年人加入直播。日前,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限制14岁以下儿童开直播、发视频,仅允许其在父母同意或陪伴的情况下使用。

  未成年人网络直播乱象频频发生的当下,是不是应该全面禁止或者有条件限制未成年人做主播,再次引发热议。

  孩子错误消费、挥霍金钱给父母、家庭带来影响的事件屡屡发生

  丈夫的丧葬费不翼而飞

  

  4月份,河南许昌的胡女士,手机里的不见了,调查后发现,她10岁的儿子把这些钱打赏给了游戏主播。

  胡女士表示,这笔钱是丈夫的丧葬费,而且自己还有直肠癌。

  “熊孩子”打赏女主播花了16万

  

  最近几个月,“熊孩子”通过支付平台偷偷把父母十几年赚来的16万多元存款全部打赏给了女主播。从彭师傅提供的支付清单上看,从9月2日凌晨0点至当日的16点,小彭通过支付平台交易了9笔,其中5000元4笔,1000元5笔,一共2.5万元。

  8岁女儿疯狂打赏女主播,刷光老爸8万8!

  

  辽宁铁岭的单亲爸爸沈阳打工,他 遇到一件特别棘手的事: 他的4张信用卡被疯狂刷出8.8万元!

  通过调查竟意外得知,这些钱都是他8岁的女儿刷的,给网上主播姐姐疯狂打赏!

  短视频与直播平台乱象频出

  近几年,短视频,直播平台不断被曝出低俗、色情、造假等等混乱现象,这些平台内还隐藏着一个混乱的少年儿童交往圈。

  恋爱、怀孕、生子……这些现实生活中的,未成年禁忌,都被很的轻易打破。许多行为,不仅是对道德伦理的无视,甚至直接触碰了法律的底线。其参与者数量庞大、年龄之低,都远超大众的想象。

  

  

  

  网络直播还是放过孩子吧

  互联网的发展,总是伴随着各种各样神话,网络直播、短视频,即是其中之一。网络直播、短视频已然成为一个大产业,但在看到打开一扇大门的同时,也要看到,推门进去,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被阳光笼罩,也有不少阴暗的角落。譬如,直播内容参差不齐,尤其是青少年所涉足的领域,已然散发出了一股霉臭味。

  《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提供的数据显示,4.25亿网络直播用户中,青少年观看直播的比例达到45.2%。有人看,有人播;有人像模像样,有人成为乱象。2017年,美拍直播平台被媒体曝光有小学生等未成年人脱衣、露体直播。

  事后,国家网信办责令全面整改。去年,媒体曝光在一些小视频平台上,未成年妈妈扎堆做主播,晒孕照、验孕棒、医院产检书吸引眼球。随后,国家网信办要求两平台将违规网络主播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

  

  网络配图

  我们应该看到,针对未成年人的直播乱象,已经有了不少不错的举措,推出了包括实名认证、限制时间、一键禁玩等等方式。

  正如报告所说,这些措施,“尽管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依旧面临很多现实中的挑战”,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未成年人直播的乱象。限制14岁以下儿童开直播、发视频,显然有着釜底抽薪的意义,体现源头控制的思路。

  

  对于未成年人做主播,舆论场上一直都有全面禁止的呼吁声。当然,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

  有网友认为,网络直播应该在限制内容上下功夫,而不是年龄上,“需要整改的是直播内容,而不是一味地打死一整个年龄段”。

  

  这个建议看起来很有“互联网思维”,可是忽视了三点:

  其一,当有些直播平台把技术理性和价值理性对立起来的时候,在利益驱动下,要想保证直播内容不出幺蛾子,过于理想化了;

  其二,直播对于未成年人的影响,不止内容这么简单,其对国民时间的侵蚀与绑架,完全有可能毁掉这代人的未来;

  其三,如果认可直播是一个产业的话,那么未成年人直播,已然与劳动法发生了强烈的冲突。

  

  显然,禁止未成年人做主播,并不是一个最佳选择。但世界上哪有什么最佳选择?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无奈之下,只能在次优中选择。

  而且,一个行业可以带着问题发展,在发展中解决问题,但没有一个行业是可以“带病上路”,有病也不去解决的。现在直播行业发展得风生水起,也处在风口浪尖,必须考虑与社会的嵌入方式问题。

  

  网络直播还是放过孩子吧。孩子们的最主要任务是成长成才,网络直播没必要在孩子身上打主意。

  有人说,网上问题有现实世界的影子,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不仅是网络的事情,归根结底是现实社会各种问题的集中反映,更应该思考为什么孩子们越来越沉迷网络?现实世界为什么失去了吸引力?

  这话固然不错,可是,总不能现实世界存在问题,就对网上问题放任不管吧。把问题推给现实世界很简单,可是也往往陷于无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江郎论天下

  原标题:限制14岁以下儿童开直播,你怎么看?

  网络直播、短视频持续火热, 不少未成年人加入直播。日前,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限制14岁以下儿童开直播、发视频,仅允许其在父母同意或陪伴的情况下使用。

  未成年人网络直播乱象频频发生的当下,是不是应该全面禁止或者有条件限制未成年人做主播,再次引发热议。

  孩子错误消费、挥霍金钱给父母、家庭带来影响的事件屡屡发生

  丈夫的丧葬费不翼而飞

  

  4月份,河南许昌的胡女士,手机里的不见了,调查后发现,她10岁的儿子把这些钱打赏给了游戏主播。

  胡女士表示,这笔钱是丈夫的丧葬费,而且自己还有直肠癌。

  “熊孩子”打赏女主播花了16万

  

  最近几个月,“熊孩子”通过支付平台偷偷把父母十几年赚来的16万多元存款全部打赏给了女主播。从彭师傅提供的支付清单上看,从9月2日凌晨0点至当日的16点,小彭通过支付平台交易了9笔,其中5000元4笔,1000元5笔,一共2.5万元。

  8岁女儿疯狂打赏女主播,刷光老爸8万8!

  

  辽宁铁岭的单亲爸爸沈阳打工,他 遇到一件特别棘手的事: 他的4张信用卡被疯狂刷出8.8万元!

  通过调查竟意外得知,这些钱都是他8岁的女儿刷的,给网上主播姐姐疯狂打赏!

  短视频与直播平台乱象频出

  近几年,短视频,直播平台不断被曝出低俗、色情、造假等等混乱现象,这些平台内还隐藏着一个混乱的少年儿童交往圈。

  恋爱、怀孕、生子……这些现实生活中的,未成年禁忌,都被很的轻易打破。许多行为,不仅是对道德伦理的无视,甚至直接触碰了法律的底线。其参与者数量庞大、年龄之低,都远超大众的想象。

  

  

  

  网络直播还是放过孩子吧

  互联网的发展,总是伴随着各种各样神话,网络直播、短视频,即是其中之一。网络直播、短视频已然成为一个大产业,但在看到打开一扇大门的同时,也要看到,推门进去,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被阳光笼罩,也有不少阴暗的角落。譬如,直播内容参差不齐,尤其是青少年所涉足的领域,已然散发出了一股霉臭味。

  《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提供的数据显示,4.25亿网络直播用户中,青少年观看直播的比例达到45.2%。有人看,有人播;有人像模像样,有人成为乱象。2017年,美拍直播平台被媒体曝光有小学生等未成年人脱衣、露体直播。

  事后,国家网信办责令全面整改。去年,媒体曝光在一些小视频平台上,未成年妈妈扎堆做主播,晒孕照、验孕棒、医院产检书吸引眼球。随后,国家网信办要求两平台将违规网络主播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

  

  网络配图

  我们应该看到,针对未成年人的直播乱象,已经有了不少不错的举措,推出了包括实名认证、限制时间、一键禁玩等等方式。

  正如报告所说,这些措施,“尽管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依旧面临很多现实中的挑战”,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未成年人直播的乱象。限制14岁以下儿童开直播、发视频,显然有着釜底抽薪的意义,体现源头控制的思路。

  

  对于未成年人做主播,舆论场上一直都有全面禁止的呼吁声。当然,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

  有网友认为,网络直播应该在限制内容上下功夫,而不是年龄上,“需要整改的是直播内容,而不是一味地打死一整个年龄段”。

  

  这个建议看起来很有“互联网思维”,可是忽视了三点:

  其一,当有些直播平台把技术理性和价值理性对立起来的时候,在利益驱动下,要想保证直播内容不出幺蛾子,过于理想化了;

  其二,直播对于未成年人的影响,不止内容这么简单,其对国民时间的侵蚀与绑架,完全有可能毁掉这代人的未来;

  其三,如果认可直播是一个产业的话,那么未成年人直播,已然与劳动法发生了强烈的冲突。

  

  显然,禁止未成年人做主播,并不是一个最佳选择。但世界上哪有什么最佳选择?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无奈之下,只能在次优中选择。

  而且,一个行业可以带着问题发展,在发展中解决问题,但没有一个行业是可以“带病上路”,有病也不去解决的。现在直播行业发展得风生水起,也处在风口浪尖,必须考虑与社会的嵌入方式问题。

  

  网络直播还是放过孩子吧。孩子们的最主要任务是成长成才,网络直播没必要在孩子身上打主意。

  有人说,网上问题有现实世界的影子,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不仅是网络的事情,归根结底是现实社会各种问题的集中反映,更应该思考为什么孩子们越来越沉迷网络?现实世界为什么失去了吸引力?

  这话固然不错,可是,总不能现实世界存在问题,就对网上问题放任不管吧。把问题推给现实世界很简单,可是也往往陷于无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未成年人

  胡女士

  主播

  网络

  直播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