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小伙能从监狱中逃出来,原来多亏了她,而她不过是一个女孩

小说:小伙能从监狱中逃出来,原来多亏了她,而她不过是一个女孩

纹身男在别人花前月下的烟火中莫名其妙的被人在一记闷棍中打晕,当他醒来时,他被固定在一个白色的椅子上,不能动弹,周围都是刺眼的白光,看得他眼睛很是不舒服,他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不用找了,这个地方除了你,什么都没有”,很显然是有人在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但他在房间里确实没有看到任何的摄像机或者麦克风。

“这、、、这、、这是哪儿?是城邦监狱吗?”,纹身男颤抖着声音问道,他以为自己是被监狱的士兵抓了回去。

“哈哈哈、、、要真是城邦监狱,我们花那么大力气救你出来干什么”,空气中的声音自嘲似的说道。

“救我?你的意思是、、、”,纹身男将信将疑的问道。

“不然呢,你以为北市城邦防卫最高等级的城邦监狱会无缘无故失火,那密密麻麻的子弹会刚刚好打不到你?”,对方解释道。

纹身男听了以后,低着头瞬间想起了之前盲人老头在坠下高墙死之前跟他说的话,他隐隐约约的记得,老头当时说,“不知道这次又会是谁、、、”,“虽然不能确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你?”。

纹身男一边回想着盲人老头的话,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他早就看出来了”。

“你说什么?”,空气中的声音问道,他明显察觉到了纹身男的细微变化。

“哦,没什么,我问你们为什么要救我?”,纹身男沉着而又冷静的问道,在经历了城邦监狱的九死一生之后,他显得更为成熟了。

“你是我见过到这个房间以后,第一个没有问我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声音中听得出有些许对纹身男的赞许。

“呵呵,那可能是基于恐惧吧,都经历过城邦监狱的黑暗了,与死神都打过照面了,也许对什么都坦然得多了,说吧,为什么救我,想要做什么”,纹身男虽然此刻说得很轻松坦然,但实际上,他的心里同样有着一丝丝恐惧。

“救你是因为我们想知道你背后的人,那些指使你抛尸的人”。纹身男听了以后,心里盘算起来,这些不是都已经在警局说过了吗,难不成真是城邦监狱的在故弄玄虚。

“对了,警局说过的就不必再说了,我们想知道的是帝国商业集团是如何交办给你这些事的”,不等纹身男回答,那个声音补充道。

“呵呵、、、,帝国商业集团根本我就没见过,是F帮那个秃子哥让我这么说的”

“F帮的秃子哥让你这么说的?”

“对啊,当时他们让我抛尸的时候,我还有点害怕,他们就说什么也别怕,抓到了就说是帝国商业集团交办的,到时候保我没事,现在看来、、、呵呵、、、”,纹身男说着无奈的看了看被固定的死死的身体。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不就莫名其妙的被送到了城邦监狱吗?”,纹身男说着,摇了摇头,可能因为自己竟然天真的以为真能凭一件事就加入F帮,没想到不过是一个背锅的而已,他同时又猜想着这后面的人到底是谁,F帮?警局?城邦监狱?帝国商业集团?

就在他陷入推理之中,盘算着到底是谁时,帝国商业集团的第108层里,林辉、路语、林毅、老张站在一间内室里,看着屏幕里刺眼白色房间里的纹身男,林辉向路语使了一个眼色,路语会心的点了点头。

经过几天的培养,路语已经成为了林辉心有灵犀的助理,她的成长确实要比郑欣快得多,就跟她之前在F组织能够独挡一面一样,她很快就能帮林辉独挡一面了,只是看着眼前这个她曾经负隅顽抗的白色恐怖屋,她居然没有丝毫感觉,这可能正是林毅、老张最得意之处。

她走到老张面前,“张叔,没什么价值了,结果了他吧”。

老张看着这一脸天真,眼眸里透着单纯的路语,沉重的点了点头。

之后,纹身男突然感觉到了呼吸的紧凑和加速,他预感可能自己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咳、、、咳、、、咳”,他奋力的呼吸着,可是却发现越来越困难,喉咙里发出像感冒了一样的咳嗽声,他抽动着全身想要活命,晕眩之中,他隐约听见盲人老头奋力的对他说“找刘江、、、找刘江”。

纹身男向前伸长了手,他模糊的意识到,这个刘江可能能够救他,便用干吼的声音喊道,“我要找刘江、、、我要找刘江、、、刘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