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蒲公英醇夏------在峡谷边》



  文/小迷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们来时悄无声息,去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声响,一切都不为人注意。草儿弯下腰,又重新站立起来。他们像是云朵遮住了山丘……夏季里的男孩子们,风一样地刮过。

  道格拉斯远远地落在后边,他掉队了。喘着气,他在峡谷边停下脚步。峡谷中风儿轻柔地拂过。站在那里,像小鹿一样警觉地支起耳朵,他嗅到了某种已经存续了千百年的危险就萦绕在身边。从这里看过去,整个镇子被从中切开,劈成了两半。文明不复存在,只剩下不断疯长的地球和争分夺秒的生死循环。

  一条条小路,或隐或现。有的被孩子们踩了又踩,有的则正呼唤着他们来踩踏。踩着小路往前走,直到孩子们成长为一个个大人。

  道格拉斯转过身。脚下的路犹如一条灰色的巨蛇,蜿蜒向前一直通往枯黄的日子里严冬栖居的那座冰雕寒砌的房子。它依然匆匆不停歇,朝着七月湖边的漫天黄沙进发。沿着这条路往前,男孩子们像是一颗颗青涩的山楂果,点缀在繁茂的绿叶之下。沿着这条路,一直抵达结满蜜桃的果园,抵达挂满葡萄的藤架,抵达遍地躺满西瓜的园子。那些西瓜活像是一只只玳瑁猫,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呼呼大睡。这样路被遗弃了,转了个大弯,向学校伸展而去!那条路狭长而笔直,就像是一支箭,朝着周六日间剧院的牛仔表演直射而去。而这一条是临近小河边的小路,蜿蜒着通往远离城镇的荒野………

  道格拉斯侧目远眺。

  谁又说得清,哪里才是旷野和城镇的起点?它们二者之间到底是谁拥有着谁?永不止息的抗争,为的是占领一块从来未曾界定归属的领地,总有一些原因让一方稍稍胜出。多占据可能是一爿熟食店,也可能是一条峡谷、一株大树或者是一丛灌木。绿草和鲜花连在一起,形成的浩瀚海洋,从遥远处那座孤零零的农场奔袭而来,在季节的极力推动之下,一步一步地向着城镇开进。每当夜幕降临,荒野、草地和远处的那座农场便顺流而下,穿过沟壑,来到城镇,并在此聚集。它们携带着绿草和清水的芬芳而来。镇子沉沉地睡去,仿佛已被人舍弃。逝去了,又重新回到了大地母亲的怀抱。清晨时分,山涧一点点朝着城镇抬升,像是吞噬漏水的小船一样,威胁着那些千疮百孔的车库。几辆被人遗弃已久,任凭风吹雨淋,早已锈迹斑斑的汽车终被吞没。

  “嗨!嗨!”约翰·赫夫和查理·伍德曼从充满神秘色彩的峡谷和城镇中跑过来,他们从充满神秘色彩的时间隧道里跑过来。“嗨!”

  道格拉斯沿着这条路缓缓地往前走。这个峡谷的确是洞悉两种生命的好地方。在峡谷中,你能够更好地认识人的所做所为,也能够更好地知晓大自然的运行规律。其实,城市就是一艘熙熙攘攘的大船,挤满了无数的幸存者,除草和除锈是他们总也摆脱不了的工作。时而不时,一艘本属于大船的救生艇-------可能是一间棚屋------原本和母船亲密无间,却在平静的季风中沉沦了。被成群的白蚁和蚂蚁噬咬,最后坍塌了,成为了这个峡谷的一部分。其间蟋蟀和蚂蚱像是一张张枯干的纸张,“唰唰”地在热辣辣的杂草中闪过。废弃的房子里蛛网密布,进一步证明了它的荒凉。总有一天,在木板和橡头跌落之中,整栋房子垮塌了,像是在暴风雨中被蓝色闪电击中了的祭台,燃起了熊熊的大火。轰然倒地的棚屋,吹响了荒野胜利的号角。

  人类总想从大自然里攫取一切,大自然却也时时刻刻想要回击,此情此景,年复一年,从来未曾停歇。道格拉斯心中明白,城镇从未真正胜出过。其中居住的人们只不过是在危险之中故作镇静罢了。他们全副武装,准备好了割草机、杀虫剂、整篱剪。他们在文明尚存的时候,奋力地往前游。事实上,每一幢房子随时都有被绿浪包围的危险。当最后那个人停止了手上的工作,当铲子和割草机上爬满了斑斑锈迹的时候,一切都将被永远地埋葬。

  城镇、荒野、房屋、山谷……道格拉斯来来回回地看着。到底该怎样将它们两两连接,将它们之间的关系说清楚……

  他低头看着脚下的土地。

  采摘蒲公英,制作蒲公英佳酿,这个夏日里的第一道仪式已经结束了,第二道仪式正等着他来开启,但是他却定定地站立着,一动也不动。

  “道格……快点……道格!”男孩子们渐渐跑远了。

  “我还活着,”道格拉斯对自己说,“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可能比我更有活力。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他已经知道了答案,于是迈开已经有些僵硬的双脚……

  96

  我是个小迷妹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2

  2019.07.29 20:43

  字数 1582

  文/小迷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们来时悄无声息,去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声响,一切都不为人注意。草儿弯下腰,又重新站立起来。他们像是云朵遮住了山丘……夏季里的男孩子们,风一样地刮过。

  道格拉斯远远地落在后边,他掉队了。喘着气,他在峡谷边停下脚步。峡谷中风儿轻柔地拂过。站在那里,像小鹿一样警觉地支起耳朵,他嗅到了某种已经存续了千百年的危险就萦绕在身边。从这里看过去,整个镇子被从中切开,劈成了两半。文明不复存在,只剩下不断疯长的地球和争分夺秒的生死循环。

  一条条小路,或隐或现。有的被孩子们踩了又踩,有的则正呼唤着他们来踩踏。踩着小路往前走,直到孩子们成长为一个个大人。

  道格拉斯转过身。脚下的路犹如一条灰色的巨蛇,蜿蜒向前一直通往枯黄的日子里严冬栖居的那座冰雕寒砌的房子。它依然匆匆不停歇,朝着七月湖边的漫天黄沙进发。沿着这条路往前,男孩子们像是一颗颗青涩的山楂果,点缀在繁茂的绿叶之下。沿着这条路,一直抵达结满蜜桃的果园,抵达挂满葡萄的藤架,抵达遍地躺满西瓜的园子。那些西瓜活像是一只只玳瑁猫,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呼呼大睡。这样路被遗弃了,转了个大弯,向学校伸展而去!那条路狭长而笔直,就像是一支箭,朝着周六日间剧院的牛仔表演直射而去。而这一条是临近小河边的小路,蜿蜒着通往远离城镇的荒野………

  道格拉斯侧目远眺。

  谁又说得清,哪里才是旷野和城镇的起点?它们二者之间到底是谁拥有着谁?永不止息的抗争,为的是占领一块从来未曾界定归属的领地,总有一些原因让一方稍稍胜出。多占据可能是一爿熟食店,也可能是一条峡谷、一株大树或者是一丛灌木。绿草和鲜花连在一起,形成的浩瀚海洋,从遥远处那座孤零零的农场奔袭而来,在季节的极力推动之下,一步一步地向着城镇开进。每当夜幕降临,荒野、草地和远处的那座农场便顺流而下,穿过沟壑,来到城镇,并在此聚集。它们携带着绿草和清水的芬芳而来。镇子沉沉地睡去,仿佛已被人舍弃。逝去了,又重新回到了大地母亲的怀抱。清晨时分,山涧一点点朝着城镇抬升,像是吞噬漏水的小船一样,威胁着那些千疮百孔的车库。几辆被人遗弃已久,任凭风吹雨淋,早已锈迹斑斑的汽车终被吞没。

  “嗨!嗨!”约翰·赫夫和查理·伍德曼从充满神秘色彩的峡谷和城镇中跑过来,他们从充满神秘色彩的时间隧道里跑过来。“嗨!”

  道格拉斯沿着这条路缓缓地往前走。这个峡谷的确是洞悉两种生命的好地方。在峡谷中,你能够更好地认识人的所做所为,也能够更好地知晓大自然的运行规律。其实,城市就是一艘熙熙攘攘的大船,挤满了无数的幸存者,除草和除锈是他们总也摆脱不了的工作。时而不时,一艘本属于大船的救生艇-------可能是一间棚屋------原本和母船亲密无间,却在平静的季风中沉沦了。被成群的白蚁和蚂蚁噬咬,最后坍塌了,成为了这个峡谷的一部分。其间蟋蟀和蚂蚱像是一张张枯干的纸张,“唰唰”地在热辣辣的杂草中闪过。废弃的房子里蛛网密布,进一步证明了它的荒凉。总有一天,在木板和橡头跌落之中,整栋房子垮塌了,像是在暴风雨中被蓝色闪电击中了的祭台,燃起了熊熊的大火。轰然倒地的棚屋,吹响了荒野胜利的号角。

  人类总想从大自然里攫取一切,大自然却也时时刻刻想要回击,此情此景,年复一年,从来未曾停歇。道格拉斯心中明白,城镇从未真正胜出过。其中居住的人们只不过是在危险之中故作镇静罢了。他们全副武装,准备好了割草机、杀虫剂、整篱剪。他们在文明尚存的时候,奋力地往前游。事实上,每一幢房子随时都有被绿浪包围的危险。当最后那个人停止了手上的工作,当铲子和割草机上爬满了斑斑锈迹的时候,一切都将被永远地埋葬。

  城镇、荒野、房屋、山谷……道格拉斯来来回回地看着。到底该怎样将它们两两连接,将它们之间的关系说清楚……

  他低头看着脚下的土地。

  采摘蒲公英,制作蒲公英佳酿,这个夏日里的第一道仪式已经结束了,第二道仪式正等着他来开启,但是他却定定地站立着,一动也不动。

  “道格……快点……道格!”男孩子们渐渐跑远了。

  “我还活着,”道格拉斯对自己说,“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可能比我更有活力。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他已经知道了答案,于是迈开已经有些僵硬的双脚……

  文/小迷妹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们来时悄无声息,去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声响,一切都不为人注意。草儿弯下腰,又重新站立起来。他们像是云朵遮住了山丘……夏季里的男孩子们,风一样地刮过。

  道格拉斯远远地落在后边,他掉队了。喘着气,他在峡谷边停下脚步。峡谷中风儿轻柔地拂过。站在那里,像小鹿一样警觉地支起耳朵,他嗅到了某种已经存续了千百年的危险就萦绕在身边。从这里看过去,整个镇子被从中切开,劈成了两半。文明不复存在,只剩下不断疯长的地球和争分夺秒的生死循环。

  一条条小路,或隐或现。有的被孩子们踩了又踩,有的则正呼唤着他们来踩踏。踩着小路往前走,直到孩子们成长为一个个大人。

  道格拉斯转过身。脚下的路犹如一条灰色的巨蛇,蜿蜒向前一直通往枯黄的日子里严冬栖居的那座冰雕寒砌的房子。它依然匆匆不停歇,朝着七月湖边的漫天黄沙进发。沿着这条路往前,男孩子们像是一颗颗青涩的山楂果,点缀在繁茂的绿叶之下。沿着这条路,一直抵达结满蜜桃的果园,抵达挂满葡萄的藤架,抵达遍地躺满西瓜的园子。那些西瓜活像是一只只玳瑁猫,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呼呼大睡。这样路被遗弃了,转了个大弯,向学校伸展而去!那条路狭长而笔直,就像是一支箭,朝着周六日间剧院的牛仔表演直射而去。而这一条是临近小河边的小路,蜿蜒着通往远离城镇的荒野………

  道格拉斯侧目远眺。

  谁又说得清,哪里才是旷野和城镇的起点?它们二者之间到底是谁拥有着谁?永不止息的抗争,为的是占领一块从来未曾界定归属的领地,总有一些原因让一方稍稍胜出。多占据可能是一爿熟食店,也可能是一条峡谷、一株大树或者是一丛灌木。绿草和鲜花连在一起,形成的浩瀚海洋,从遥远处那座孤零零的农场奔袭而来,在季节的极力推动之下,一步一步地向着城镇开进。每当夜幕降临,荒野、草地和远处的那座农场便顺流而下,穿过沟壑,来到城镇,并在此聚集。它们携带着绿草和清水的芬芳而来。镇子沉沉地睡去,仿佛已被人舍弃。逝去了,又重新回到了大地母亲的怀抱。清晨时分,山涧一点点朝着城镇抬升,像是吞噬漏水的小船一样,威胁着那些千疮百孔的车库。几辆被人遗弃已久,任凭风吹雨淋,早已锈迹斑斑的汽车终被吞没。

  “嗨!嗨!”约翰·赫夫和查理·伍德曼从充满神秘色彩的峡谷和城镇中跑过来,他们从充满神秘色彩的时间隧道里跑过来。“嗨!”

  道格拉斯沿着这条路缓缓地往前走。这个峡谷的确是洞悉两种生命的好地方。在峡谷中,你能够更好地认识人的所做所为,也能够更好地知晓大自然的运行规律。其实,城市就是一艘熙熙攘攘的大船,挤满了无数的幸存者,除草和除锈是他们总也摆脱不了的工作。时而不时,一艘本属于大船的救生艇-------可能是一间棚屋------原本和母船亲密无间,却在平静的季风中沉沦了。被成群的白蚁和蚂蚁噬咬,最后坍塌了,成为了这个峡谷的一部分。其间蟋蟀和蚂蚱像是一张张枯干的纸张,“唰唰”地在热辣辣的杂草中闪过。废弃的房子里蛛网密布,进一步证明了它的荒凉。总有一天,在木板和橡头跌落之中,整栋房子垮塌了,像是在暴风雨中被蓝色闪电击中了的祭台,燃起了熊熊的大火。轰然倒地的棚屋,吹响了荒野胜利的号角。

  人类总想从大自然里攫取一切,大自然却也时时刻刻想要回击,此情此景,年复一年,从来未曾停歇。道格拉斯心中明白,城镇从未真正胜出过。其中居住的人们只不过是在危险之中故作镇静罢了。他们全副武装,准备好了割草机、杀虫剂、整篱剪。他们在文明尚存的时候,奋力地往前游。事实上,每一幢房子随时都有被绿浪包围的危险。当最后那个人停止了手上的工作,当铲子和割草机上爬满了斑斑锈迹的时候,一切都将被永远地埋葬。

  城镇、荒野、房屋、山谷……道格拉斯来来回回地看着。到底该怎样将它们两两连接,将它们之间的关系说清楚……

  他低头看着脚下的土地。

  采摘蒲公英,制作蒲公英佳酿,这个夏日里的第一道仪式已经结束了,第二道仪式正等着他来开启,但是他却定定地站立着,一动也不动。

  “道格……快点……道格!”男孩子们渐渐跑远了。

  “我还活着,”道格拉斯对自己说,“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可能比我更有活力。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他已经知道了答案,于是迈开已经有些僵硬的双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