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父亲病逝,母亲和弟弟同时患癌,先救谁?出嫁女儿该怎样选择?



  2019-08-01 07:30:16 山河掠影

  人的一生中会面临很多选择,有些选择往往很容易,无需做什么思考就能一锤定音;有些选择却很艰难,思量再三也下不了决心。北京市平谷区已出嫁闺女孙洁(化名)几年前就面临者一个艰难的抉择:父亲病逝一年,母亲和弟弟几乎同时被确诊为癌症,救治亲人的重任责无旁贷地落到了她这个出嫁女儿身上。父亲患病时,已经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负了债。孙洁所所筹集的救命钱,只能救一人。先救谁呢?孙洁出嫁好几年了。父亲生病过世后,母亲靠打零工维生,弟弟还在念书。这天,孙洁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说:“闺女啊,我最近咳得凶猛,颈椎疼,吃不下饭,我想让你把我送到城里的医院去看看。”孙洁以为母亲只是感冒惹起的咳嗽,并没多在意,当天便带母亲去了一家医院。几天后,孙洁和母亲一同去医院取检查结果,医生单独告诉孙洁:你母亲患的是肺癌,癌细胞扩散,已到了晚期,必须马上化疗。图为孙洁。

  

  孙洁向母亲隐瞒了病情。准备等筹到钱后,过几天带母亲去另一家专科肿瘤医院治疗。屋漏又遭连阴雨。几天后,弟弟电话打了来了,弟弟在电话中说他最近几天经常头疼,前阶段看过一次不见好,最近加重了。孙洁不敢怠慢,当天下午带着弟弟去医院检查。 CT室内,医生单独告诉孙洁:“检查结果可以认定,患者是:脑瘤,不手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孙洁一下感到天塌了下来。图为孙洁的弟弟。

  

  无法回避的现实,无情地摆到了孙洁的面前:父亲生病过世,花光了家中的一切积存,母亲打零工收入微薄,弟弟还在念,如今母亲和弟弟同时患癌,母亲和弟弟唯一的亲人只有她了,孙洁无法回避。孙洁和丈夫商量,拿出手头的积蓄,再加上亲戚东拼西凑,一共凑到了5万元。母亲需求化疗,弟弟需求手术。该先救谁呢?图为孙洁看到母亲的痛苦,非常的难受。

  

  摆在孙洁眼前的是两个需要救治的人,而且都是她生命里最亲的人。母亲和弟弟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病情,他们互相之间也不知道对方的病情,孙洁对他们都隐瞒了。孙洁想起了父亲临终前对她说的话:好好照顾你弟弟和妈妈。晚上孙洁躺在床上失声痛哭。再难选择也得选择,最后她和丈夫商量的结果:先救弟弟,因为弟弟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孙洁的婆婆很通情达理,她主动送来了10万元。孙洁将母亲安排在家疗养,拿着15万元,让弟弟住到了北京武警总医院。经过两次大手术,弟弟脑中的肿瘤被成功切除。术后弟弟一度昏迷不醒。孙洁整天整夜地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一刻也不能坐下。两天后,弟弟终于,弟弟睁开眼睛,孙洁激动地靠在墙上,哭了。随着后续治疗,弟弟的病情逐步稳定。弟弟能够进食的那天,孙洁高兴得又哭了。这时老家传来音讯,母亲病情忽然恶化。

  

  孙洁把弟弟交给丈夫照看,她马上赶回老家,把母亲送到了医院。母亲埋怨她为什么好几天不来看她,也不把她送到医院去治疗。孙洁编造了一个谎言瞒过了母亲。随后孙洁两边隐瞒和奔跑。妈妈问起弟弟时,孙洁说,弟弟读书很紧张,没时间回来。弟弟问起为何妈妈不来看他时,孙洁说:“妈妈身体弱,每天要输养分液,走不开。”弟弟那里有丈夫照顾,孙洁觉得愧对妈妈,就多陪陪妈妈。图为孙洁细心地照顾病危的妈妈。孙洁最心疼的是,一辈子要强的妈妈从未向她这个出嫁的女儿提出过啥要求,她就是想到大医院去治病,可是由于没钱不能满足她。孙洁说:“我愧对妈妈,妈妈的病情一天天恶化,我只能救弟弟了,他还小,他的人生还未开始,我只希望妈妈走的时候不要带着恨就行了。”说完这句话,时年27岁的孙洁泪流满面。读者朋友们,对于孙杰的选择,你怎么看?有什么话想对她说吗?

  人的一生中会面临很多选择,有些选择往往很容易,无需做什么思考就能一锤定音;有些选择却很艰难,思量再三也下不了决心。北京市平谷区已出嫁闺女孙洁(化名)几年前就面临者一个艰难的抉择:父亲病逝一年,母亲和弟弟几乎同时被确诊为癌症,救治亲人的重任责无旁贷地落到了她这个出嫁女儿身上。父亲患病时,已经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负了债。孙洁所所筹集的救命钱,只能救一人。先救谁呢?孙洁出嫁好几年了。父亲生病过世后,母亲靠打零工维生,弟弟还在念书。这天,孙洁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说:“闺女啊,我最近咳得凶猛,颈椎疼,吃不下饭,我想让你把我送到城里的医院去看看。”孙洁以为母亲只是感冒惹起的咳嗽,并没多在意,当天便带母亲去了一家医院。几天后,孙洁和母亲一同去医院取检查结果,医生单独告诉孙洁:你母亲患的是肺癌,癌细胞扩散,已到了晚期,必须马上化疗。图为孙洁。

  

  孙洁向母亲隐瞒了病情。准备等筹到钱后,过几天带母亲去另一家专科肿瘤医院治疗。屋漏又遭连阴雨。几天后,弟弟电话打了来了,弟弟在电话中说他最近几天经常头疼,前阶段看过一次不见好,最近加重了。孙洁不敢怠慢,当天下午带着弟弟去医院检查。 CT室内,医生单独告诉孙洁:“检查结果可以认定,患者是:脑瘤,不手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孙洁一下感到天塌了下来。图为孙洁的弟弟。

  

  无法回避的现实,无情地摆到了孙洁的面前:父亲生病过世,花光了家中的一切积存,母亲打零工收入微薄,弟弟还在念,如今母亲和弟弟同时患癌,母亲和弟弟唯一的亲人只有她了,孙洁无法回避。孙洁和丈夫商量,拿出手头的积蓄,再加上亲戚东拼西凑,一共凑到了5万元。母亲需求化疗,弟弟需求手术。该先救谁呢?图为孙洁看到母亲的痛苦,非常的难受。

  

  摆在孙洁眼前的是两个需要救治的人,而且都是她生命里最亲的人。母亲和弟弟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病情,他们互相之间也不知道对方的病情,孙洁对他们都隐瞒了。孙洁想起了父亲临终前对她说的话:好好照顾你弟弟和妈妈。晚上孙洁躺在床上失声痛哭。再难选择也得选择,最后她和丈夫商量的结果:先救弟弟,因为弟弟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孙洁的婆婆很通情达理,她主动送来了10万元。孙洁将母亲安排在家疗养,拿着15万元,让弟弟住到了北京武警总医院。经过两次大手术,弟弟脑中的肿瘤被成功切除。术后弟弟一度昏迷不醒。孙洁整天整夜地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一刻也不能坐下。两天后,弟弟终于,弟弟睁开眼睛,孙洁激动地靠在墙上,哭了。随着后续治疗,弟弟的病情逐步稳定。弟弟能够进食的那天,孙洁高兴得又哭了。这时老家传来音讯,母亲病情忽然恶化。

  

  孙洁把弟弟交给丈夫照看,她马上赶回老家,把母亲送到了医院。母亲埋怨她为什么好几天不来看她,也不把她送到医院去治疗。孙洁编造了一个谎言瞒过了母亲。随后孙洁两边隐瞒和奔跑。妈妈问起弟弟时,孙洁说,弟弟读书很紧张,没时间回来。弟弟问起为何妈妈不来看他时,孙洁说:“妈妈身体弱,每天要输养分液,走不开。”弟弟那里有丈夫照顾,孙洁觉得愧对妈妈,就多陪陪妈妈。图为孙洁细心地照顾病危的妈妈。孙洁最心疼的是,一辈子要强的妈妈从未向她这个出嫁的女儿提出过啥要求,她就是想到大医院去治病,可是由于没钱不能满足她。孙洁说:“我愧对妈妈,妈妈的病情一天天恶化,我只能救弟弟了,他还小,他的人生还未开始,我只希望妈妈走的时候不要带着恨就行了。”说完这句话,时年27岁的孙洁泪流满面。读者朋友们,对于孙杰的选择,你怎么看?有什么话想对她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