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屐痕处处」从天堂到天堂

  2019 司徒行

  【屐痕处处】从天堂到天堂

  原创: 巫献红 晚上八点 今天

  

  

  从天堂到天堂

  都说杭州是天堂,在这天堂里呆久了,便想着别人家的天堂会是啥样,于是决定去苏州看看。

  家里那个小子,据说本没想过要去苏州,但考虑到可以蹭点游资,出去溜达一下,便要求同行。想着他跟了去,好歹有个扛包拎袋的,当下便允了。

  订好了车票和酒店,其他的没有做过任何攻略。按小子的说法是玩要玩得随性,于是一大一小组成了一个随性的“漂流组合”(大的且称漂流甲,小的称漂流乙),漂到哪儿算哪儿。出发前漂流乙问:“既是随性漂流,是否可以先漂去嘉兴南湖?”漂流甲本着随性的宗旨,同意了。

  

  台风过后,漂流组合出发了。起早去杭州东站取票,机器上吐出来的是后面行程的车票,第一站的车票点了N次,硬是没有,跳出来的字是“停运”。广播里一遍遍播报着办理停运退票的窗口位置,而每个窗口前队伍都很长,并不断告知“本窗口只办理退票,不办其他业务”,也就是退了票不能顺便买票。其实票已很难买到了。

  好在网上订的票,可以网上办理退票,于是漂流组合分工合作:乙在手机上办退票,甲排队买票。终于站到机器面前的时候,点出来的却是一页页的灰色,这一天都没有票了。台风造成的直接损失是:漂流组合第一站受阻,眼看着漂不下去了。想到后面的行程,心里不禁有些着急。乙搂着甲的肩说:“娘,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我们去汽车站吧,嘉兴这么近,想必汽车一定有。”

  于是打车去汽车北站,一路上我担心会不会因为火车停运,汽车票紧张,出租车司机提醒我们可先订票。订好票,系统提示凭身份证就可以直接上车,有了前面的波折,我还是去机器上取了票,还好这回出票没问题。乙说:“娘,要不是我陪你来,你是不是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甲顺着他“嗯嗯”应着,乙趁机说:“打点赏呗,发个红包或转点钱给我?”甲看到前面的坑,心想老母亲都这样了,还要来挖坑,便坚决不同意。

  

  有西湖相伴,其实并不是特别想去看另一个湖,乙说去南湖其实就是去看那条著名的红船的。路上经过南湖革命纪念馆,乙认为有必要去看看。对于一个没有历史知识的甲来说,馆内的那些介绍看了也就是看了而已。乙发现甲看得挺潦草,就过来说:“娘,你是不是看不懂,要不要我给你解说一下?”甲连忙说不用不用,看过很多谍战片,都是那些年代的。乙嗤笑:谍战片能是真的么?

  纪念馆出来,看到有两个中年妇女蹲在路边,前面各放着一大篮子类似黑布林的水果,便看了一眼。第一个妇女立即热情地招揽生意,说不是布林,是嘉兴特产——醉李,并且递过来一个,让我们尝尝。乙负责吃,他尝了一口说好吃,当下决定买。那妇人高兴了,拿一个袋子拼命装,我说够了够了,她说不够不够,好吃哎。一过秤说快五斤,再拿一个凑五斤吧,我坚决不要了,提着五斤水果去逛南湖,傻不傻啦?不过自有傻人说他会提着。半个小时以后就发现,醉李果然是醉了,就像成熟的柿子一样,“烂醉如泥”了。傻人也傻了,以至于后面买东西再不敢贪多,说吃一堑长一智。

  坐游船去看另一条船,那条船跟其它游船比起来很普通,还有些老旧,但因为1921年那个伟大的会议,变得那么不同凡响。一直不愿意拍照的乙说:“我得跟它合个影。”

  

  乙虽然一直强调自己很快就要成年了,甲却总是不忘教育的责任。在去苏州寒山寺的路上,甲问乙:“你知道为什么寒山寺比杭州的灵隐寺有名?”乙说:“还不是因为张继的一首《枫桥夜泊》。”甲高兴地说:“对嘛,原本普通的事物,会因历史、文化、艺术等,而赋予它不同的意义和价值,寒山寺如此有名,就是文化的力量,所以人也是要有点文化,才有内涵……”乙忙打断甲说:“娘,扯远了,扯远了。”

  没来寒山寺之前,所有对寒山寺的想象确实都来源于《枫桥夜泊》这首诗,读这首诗时,仿佛听到那幽远的“夜半钟声”在夜空久久回荡,传递出古刹的肃穆和空寂。“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意境也让人产生各种想象, 王菘舟教授说其中的“江枫”是江边的枫树,“枫”就如“明月”一样,是一种文化意象,都是古人入诗入画的风物,渲染情绪意境的。而有人却认为“江枫”是指代“江村桥”和“枫桥”,“愁眠”是对面的愁眠山。漂流甲乙难得意见统一地认为后者的说法也有一定道理,于是决定去实地考察一下。

  到那里才知枫桥景区在维修,而江村桥是一座小小的石拱桥,不如我想象的那样诗情画意,不知待到夜深人静,映着点点渔火,是否会有另一种意境。我们没有看到江边的枫树,但也许张继来的那个时候是有的,或者“枫”确实就是一种意象,长在诗人的心里。所以漂流组合并没有考察出结果。回来的时候,甲问乙:“你看到愁眠山了吗?”乙说:“忘记看了,你呢?”也忘记了,甲说。

  漂流组合就是这么随性,去哪儿随性,看什么也随性。到了苏州博物馆,才知道随性的后果很严重。

  

  苏州博物馆造型独特,很多游客慕名而来,以至于没有预约根本进不去。漂流组合自然是没有预约的,只好遗憾地瞻仰一下它的外形。这座的博物馆是著名的建筑师贝聿铭设计的,它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展品,干净利落的几何图形,融合了粉墙黛瓦和园林山水,放在苏州这座城市,显得特别苏州。后来我们发现苏州街道上的垃圾桶都是与苏博一式的风格,似乎时刻提醒我们这里是苏州——另一个美丽的天堂。

  苏州博物馆的边上就是著名的“拙政园”,是看苏州园林的首选。这座占地78亩的园林,亭台楼阁优美精致,流水长廊相伴相随,花草树木柳暗花明,假山幽径移步换景。无奈漂流组合太没文化,只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竟觉得与杭州一些公园也差不多,况且幽径长廊处处人潮涌动,喧闹不已,园子已没了原本的清幽。

  甲一边啜着苏州米酒,一边看着池塘里的荷花对乙说:“是不是与杭州曲苑风荷有些相似?”乙说:“还是曲苑风荷的荷花更壮观吧。”最初的主人王献臣也许并不需要一片很壮观的荷花,只需要这一隅清新喻人品明心志。这样想来,我等“不解风情”者必是辜负了文化名家文徴明的精巧设计,还有那90元的门票。

  一瓶米酒喝下,微醉的甲晕晕乎乎迈着步子,虽知园子分为东部、中部和西部,但原本就没有方向感的人,已根本不分东西了,只是对着绕过好几回的“别有洞天”痴笑:怎么处处是“别有洞天”?出口在哪里啊?乙看着甲绯红的脸说:“娘,你不会喝醉了吧?不是说这米酒只是饮料吗?”甲说米酒当然是酒,在这样的园子里喝点小酒,才懂“拙政”二字。乙说娘真的醉了。

  

  漂流组合既自知没有欣赏园林的眼光,便不再流连于其他园林,而是随性地逛街。苏州的老街特别有味道,它散发着老苏州的气息。沿街的店铺售卖苏州特色的丝绸、团扇、竹编、字画,还有各式小玩意和小糕点,也有艺人当街作糖画吹糖人,很多小吃店门口都挂着“糖粥”的招牌,老苏州和老杭州相似,喜欢甜。

  街边偶有挂着青藤的门楣上插着一面黄色的旗子,上面写着“昆曲”、“评弹”,还注明场次和曲目,你愿意的话,是可以进去坐下来慢慢听的。一些店铺也会播放昆曲评弹,听起来也像“糖粥”一样,甜甜的味道。你一边在那石板路上慢慢走着,一边听着苏州评弹,便喜欢这不一样的天堂。

  街两边还延伸着一条条的小巷,探头去看,小巷里老房子的墙上爬着绿色藤蔓,几枝艳丽的凌霄花攀上围墙,在夏日明亮的阳光里朝巷口张望。

  在这样的小巷里都设有公厕,在这大热天,并不需要走很长路去寻找,你一路走走看看,它始终很体贴地在不远处恭候。公厕很干净,还安有空调,里面清爽凉快,需要的话也可以刷脸取纸。在一段旅行中,很少人会去描述公厕,但我认为这些给你的旅途提供方便和舒适的细节,恰恰是一种直抵人心的文明和幸福,这种美好的细节,让我觉得苏杭两个天堂很相似,因为这才是天堂该有的样子。

  老街的中间是条小河,一座座石拱桥连接着街道两边。走累了,坐在树荫里发呆,一转头便会看到几只小船晃晃悠悠有地来回。扎着花头巾的船娘和戴的斗笠的船夫,都一边摇船一边唱曲子,船上的游客悠然自得,无比享受这种慢慢行走的闲适。当然你也可以不走水路,叫一辆黄包车,车夫一边慢慢地踩着黄包车,一边介绍两边的街景,有时还会停下来细细介绍一番,然后再继续前行,就像导游一样。

  

  在这样的街上慢慢走,时间概念渐渐消失,你最想要的生活,你最惦念的人,却会渐渐清晰。

  从嘉兴的月河老街、苏州的山塘街、观前街、平江路,漂流组合一路逛了很多这样的历史街区,甲自然是百逛不厌,而乙却是并不喜欢的,但可以满街寻得各式小吃,也自得其乐。离住处不远有一家“哑巴生煎”,那队伍可以从店里排到店外,乙为此感到纳闷:难道与杭州的“咬不得”有很大的差别?于是便要去尝尝,甲也愿意在那长长的队伍后面陪他等待,既是随性玩,一切都可以慢慢来。甲逛这样的老街是很有耐性的,逛着逛着,看到一垛墙、一条小巷或几扇木门,就会对乙说:“来帮我在这拍个照。”乙不耐烦的时候就说:“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拍照?”然后又敲诈:“帮你拍了这么多照片,是不是要付点劳务费给我?”甲自然是不肯的,说照片拍得太丑,技术太差,挣钱还是要靠本事的。

  乙没讨到劳务费,便躲进平江路“猫的天空之城”,赖在里面不肯出来。要了咖啡慢慢喝着,玩手机游戏。甲对乙说:“要不你去写一封寄给未来的信?”乙说:“我不写,你去写吧。”甲想了想,寄给未来的自己,对未来的自己还有什么期许呢?或选择一个重要的日子,寄给一个重要的人?那么,哪个是重要的日子?那个人又是谁?这样想着,拿过两本厚厚的留言本,翻看着里面的留言。一页页或随意或认真的涂鸦,或工整或潦草的字迹,看起来都挺有意思的。不同的过客,不同的表达,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心情。

  甲拿起一枝绿色的腊笔,想画点什么,发现不会画,于是就写字,写了整整一页绿色的字,其中有一句:“在这样的地方,带着一个只喜欢玩游戏的小男生,实在遗憾。”被那个玩游戏的男生看见了,不服气,说也要写几句反击,看他密密麻麻地写了几行,甲想看一下,他抱着留言本死活不肯,说:“除非你下次再来,偶然看到。”不看就不看,反正甲乙双方一路互打互怼,已经习以为常了。在这样的地方写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心情,或写给一个可能永远都不会看到人一些话,感觉真的挺好。

  

  那晚,在苏州的金鸡湖畔,是农历七月十三,月亮已经蛮圆了。当月亮慢慢升起的时候,甲感觉很有些风花雪夜的样子,问乙:“有没有‘海上生明月’的感觉?”乙正在玩手机游戏,抬头看了一下说:“这样的地方,你果然不该带我一起来,应该跟老爸来。”他那老爸,彼时正在从一个城市飞另一个城市的奔波中,也不知路途中会不会抬头看看这样的明月,感受一下“天涯共此时”。王菘舟教授说明月是中国人的文化,苏轼特别喜欢写明月,也写得特别好,都是能照进人心里的。一个为生活而奔波的人,心中会有明月吗?或许也是会有的。想起那些走过的老街,游客在慢慢走慢慢看,但偶尔也有电瓶车焦躁地鸣叫着穿过,而此时在静静地看明月的人们,又何尝不在某个时候那样焦躁地奔波?一切都是生活。天堂里的生活,有江枫有明月,也有喧嚣和烟火。

  从一个天堂回到另一个天堂,只用了一个多小时。走在杭州东站空旷的大厅里,甲问乙:“你觉得哪个天堂好?”“当然是杭州好!”甲不禁大笑,那小子从上幼儿园开始,就说自己的幼儿园最好,一直到现在还是这样。乙看甲乱笑,就说:“难道你觉得不是么?这东站就是亚洲最大的交通枢纽之一呢。”

  甲说好吧,只要你喜欢,就是你的天堂。

  

  作者系杭州市公益中学教师

  【屐痕处处】从天堂到天堂

  原创: 巫献红 晚上八点 今天

  

  

  从天堂到天堂

  都说杭州是天堂,在这天堂里呆久了,便想着别人家的天堂会是啥样,于是决定去苏州看看。

  家里那个小子,据说本没想过要去苏州,但考虑到可以蹭点游资,出去溜达一下,便要求同行。想着他跟了去,好歹有个扛包拎袋的,当下便允了。

  订好了车票和酒店,其他的没有做过任何攻略。按小子的说法是玩要玩得随性,于是一大一小组成了一个随性的“漂流组合”(大的且称漂流甲,小的称漂流乙),漂到哪儿算哪儿。出发前漂流乙问:“既是随性漂流,是否可以先漂去嘉兴南湖?”漂流甲本着随性的宗旨,同意了。

  

  台风过后,漂流组合出发了。起早去杭州东站取票,机器上吐出来的是后面行程的车票,第一站的车票点了N次,硬是没有,跳出来的字是“停运”。广播里一遍遍播报着办理停运退票的窗口位置,而每个窗口前队伍都很长,并不断告知“本窗口只办理退票,不办其他业务”,也就是退了票不能顺便买票。其实票已很难买到了。

  好在网上订的票,可以网上办理退票,于是漂流组合分工合作:乙在手机上办退票,甲排队买票。终于站到机器面前的时候,点出来的却是一页页的灰色,这一天都没有票了。台风造成的直接损失是:漂流组合第一站受阻,眼看着漂不下去了。想到后面的行程,心里不禁有些着急。乙搂着甲的肩说:“娘,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我们去汽车站吧,嘉兴这么近,想必汽车一定有。”

  于是打车去汽车北站,一路上我担心会不会因为火车停运,汽车票紧张,出租车司机提醒我们可先订票。订好票,系统提示凭身份证就可以直接上车,有了前面的波折,我还是去机器上取了票,还好这回出票没问题。乙说:“娘,要不是我陪你来,你是不是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甲顺着他“嗯嗯”应着,乙趁机说:“打点赏呗,发个红包或转点钱给我?”甲看到前面的坑,心想老母亲都这样了,还要来挖坑,便坚决不同意。

  

  有西湖相伴,其实并不是特别想去看另一个湖,乙说去南湖其实就是去看那条著名的红船的。路上经过南湖革命纪念馆,乙认为有必要去看看。对于一个没有历史知识的甲来说,馆内的那些介绍看了也就是看了而已。乙发现甲看得挺潦草,就过来说:“娘,你是不是看不懂,要不要我给你解说一下?”甲连忙说不用不用,看过很多谍战片,都是那些年代的。乙嗤笑:谍战片能是真的么?

  纪念馆出来,看到有两个中年妇女蹲在路边,前面各放着一大篮子类似黑布林的水果,便看了一眼。第一个妇女立即热情地招揽生意,说不是布林,是嘉兴特产——醉李,并且递过来一个,让我们尝尝。乙负责吃,他尝了一口说好吃,当下决定买。那妇人高兴了,拿一个袋子拼命装,我说够了够了,她说不够不够,好吃哎。一过秤说快五斤,再拿一个凑五斤吧,我坚决不要了,提着五斤水果去逛南湖,傻不傻啦?不过自有傻人说他会提着。半个小时以后就发现,醉李果然是醉了,就像成熟的柿子一样,“烂醉如泥”了。傻人也傻了,以至于后面买东西再不敢贪多,说吃一堑长一智。

  坐游船去看另一条船,那条船跟其它游船比起来很普通,还有些老旧,但因为1921年那个伟大的会议,变得那么不同凡响。一直不愿意拍照的乙说:“我得跟它合个影。”

  

  乙虽然一直强调自己很快就要成年了,甲却总是不忘教育的责任。在去苏州寒山寺的路上,甲问乙:“你知道为什么寒山寺比杭州的灵隐寺有名?”乙说:“还不是因为张继的一首《枫桥夜泊》。”甲高兴地说:“对嘛,原本普通的事物,会因历史、文化、艺术等,而赋予它不同的意义和价值,寒山寺如此有名,就是文化的力量,所以人也是要有点文化,才有内涵……”乙忙打断甲说:“娘,扯远了,扯远了。”

  没来寒山寺之前,所有对寒山寺的想象确实都来源于《枫桥夜泊》这首诗,读这首诗时,仿佛听到那幽远的“夜半钟声”在夜空久久回荡,传递出古刹的肃穆和空寂。“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意境也让人产生各种想象, 王菘舟教授说其中的“江枫”是江边的枫树,“枫”就如“明月”一样,是一种文化意象,都是古人入诗入画的风物,渲染情绪意境的。而有人却认为“江枫”是指代“江村桥”和“枫桥”,“愁眠”是对面的愁眠山。漂流甲乙难得意见统一地认为后者的说法也有一定道理,于是决定去实地考察一下。

  到那里才知枫桥景区在维修,而江村桥是一座小小的石拱桥,不如我想象的那样诗情画意,不知待到夜深人静,映着点点渔火,是否会有另一种意境。我们没有看到江边的枫树,但也许张继来的那个时候是有的,或者“枫”确实就是一种意象,长在诗人的心里。所以漂流组合并没有考察出结果。回来的时候,甲问乙:“你看到愁眠山了吗?”乙说:“忘记看了,你呢?”也忘记了,甲说。

  漂流组合就是这么随性,去哪儿随性,看什么也随性。到了苏州博物馆,才知道随性的后果很严重。

  

  苏州博物馆造型独特,很多游客慕名而来,以至于没有预约根本进不去。漂流组合自然是没有预约的,只好遗憾地瞻仰一下它的外形。这座的博物馆是著名的建筑师贝聿铭设计的,它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展品,干净利落的几何图形,融合了粉墙黛瓦和园林山水,放在苏州这座城市,显得特别苏州。后来我们发现苏州街道上的垃圾桶都是与苏博一式的风格,似乎时刻提醒我们这里是苏州——另一个美丽的天堂。

  苏州博物馆的边上就是著名的“拙政园”,是看苏州园林的首选。这座占地78亩的园林,亭台楼阁优美精致,流水长廊相伴相随,花草树木柳暗花明,假山幽径移步换景。无奈漂流组合太没文化,只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竟觉得与杭州一些公园也差不多,况且幽径长廊处处人潮涌动,喧闹不已,园子已没了原本的清幽。

  甲一边啜着苏州米酒,一边看着池塘里的荷花对乙说:“是不是与杭州曲苑风荷有些相似?”乙说:“还是曲苑风荷的荷花更壮观吧。”最初的主人王献臣也许并不需要一片很壮观的荷花,只需要这一隅清新喻人品明心志。这样想来,我等“不解风情”者必是辜负了文化名家文徴明的精巧设计,还有那90元的门票。

  一瓶米酒喝下,微醉的甲晕晕乎乎迈着步子,虽知园子分为东部、中部和西部,但原本就没有方向感的人,已根本不分东西了,只是对着绕过好几回的“别有洞天”痴笑:怎么处处是“别有洞天”?出口在哪里啊?乙看着甲绯红的脸说:“娘,你不会喝醉了吧?不是说这米酒只是饮料吗?”甲说米酒当然是酒,在这样的园子里喝点小酒,才懂“拙政”二字。乙说娘真的醉了。

  

  漂流组合既自知没有欣赏园林的眼光,便不再流连于其他园林,而是随性地逛街。苏州的老街特别有味道,它散发着老苏州的气息。沿街的店铺售卖苏州特色的丝绸、团扇、竹编、字画,还有各式小玩意和小糕点,也有艺人当街作糖画吹糖人,很多小吃店门口都挂着“糖粥”的招牌,老苏州和老杭州相似,喜欢甜。

  街边偶有挂着青藤的门楣上插着一面黄色的旗子,上面写着“昆曲”、“评弹”,还注明场次和曲目,你愿意的话,是可以进去坐下来慢慢听的。一些店铺也会播放昆曲评弹,听起来也像“糖粥”一样,甜甜的味道。你一边在那石板路上慢慢走着,一边听着苏州评弹,便喜欢这不一样的天堂。

  街两边还延伸着一条条的小巷,探头去看,小巷里老房子的墙上爬着绿色藤蔓,几枝艳丽的凌霄花攀上围墙,在夏日明亮的阳光里朝巷口张望。

  在这样的小巷里都设有公厕,在这大热天,并不需要走很长路去寻找,你一路走走看看,它始终很体贴地在不远处恭候。公厕很干净,还安有空调,里面清爽凉快,需要的话也可以刷脸取纸。在一段旅行中,很少人会去描述公厕,但我认为这些给你的旅途提供方便和舒适的细节,恰恰是一种直抵人心的文明和幸福,这种美好的细节,让我觉得苏杭两个天堂很相似,因为这才是天堂该有的样子。

  老街的中间是条小河,一座座石拱桥连接着街道两边。走累了,坐在树荫里发呆,一转头便会看到几只小船晃晃悠悠有地来回。扎着花头巾的船娘和戴的斗笠的船夫,都一边摇船一边唱曲子,船上的游客悠然自得,无比享受这种慢慢行走的闲适。当然你也可以不走水路,叫一辆黄包车,车夫一边慢慢地踩着黄包车,一边介绍两边的街景,有时还会停下来细细介绍一番,然后再继续前行,就像导游一样。

  

  在这样的街上慢慢走,时间概念渐渐消失,你最想要的生活,你最惦念的人,却会渐渐清晰。

  从嘉兴的月河老街、苏州的山塘街、观前街、平江路,漂流组合一路逛了很多这样的历史街区,甲自然是百逛不厌,而乙却是并不喜欢的,但可以满街寻得各式小吃,也自得其乐。离住处不远有一家“哑巴生煎”,那队伍可以从店里排到店外,乙为此感到纳闷:难道与杭州的“咬不得”有很大的差别?于是便要去尝尝,甲也愿意在那长长的队伍后面陪他等待,既是随性玩,一切都可以慢慢来。甲逛这样的老街是很有耐性的,逛着逛着,看到一垛墙、一条小巷或几扇木门,就会对乙说:“来帮我在这拍个照。”乙不耐烦的时候就说:“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拍照?”然后又敲诈:“帮你拍了这么多照片,是不是要付点劳务费给我?”甲自然是不肯的,说照片拍得太丑,技术太差,挣钱还是要靠本事的。

  乙没讨到劳务费,便躲进平江路“猫的天空之城”,赖在里面不肯出来。要了咖啡慢慢喝着,玩手机游戏。甲对乙说:“要不你去写一封寄给未来的信?”乙说:“我不写,你去写吧。”甲想了想,寄给未来的自己,对未来的自己还有什么期许呢?或选择一个重要的日子,寄给一个重要的人?那么,哪个是重要的日子?那个人又是谁?这样想着,拿过两本厚厚的留言本,翻看着里面的留言。一页页或随意或认真的涂鸦,或工整或潦草的字迹,看起来都挺有意思的。不同的过客,不同的表达,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心情。

  甲拿起一枝绿色的腊笔,想画点什么,发现不会画,于是就写字,写了整整一页绿色的字,其中有一句:“在这样的地方,带着一个只喜欢玩游戏的小男生,实在遗憾。”被那个玩游戏的男生看见了,不服气,说也要写几句反击,看他密密麻麻地写了几行,甲想看一下,他抱着留言本死活不肯,说:“除非你下次再来,偶然看到。”不看就不看,反正甲乙双方一路互打互怼,已经习以为常了。在这样的地方写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心情,或写给一个可能永远都不会看到人一些话,感觉真的挺好。

  

  那晚,在苏州的金鸡湖畔,是农历七月十三,月亮已经蛮圆了。当月亮慢慢升起的时候,甲感觉很有些风花雪夜的样子,问乙:“有没有‘海上生明月’的感觉?”乙正在玩手机游戏,抬头看了一下说:“这样的地方,你果然不该带我一起来,应该跟老爸来。”他那老爸,彼时正在从一个城市飞另一个城市的奔波中,也不知路途中会不会抬头看看这样的明月,感受一下“天涯共此时”。王菘舟教授说明月是中国人的文化,苏轼特别喜欢写明月,也写得特别好,都是能照进人心里的。一个为生活而奔波的人,心中会有明月吗?或许也是会有的。想起那些走过的老街,游客在慢慢走慢慢看,但偶尔也有电瓶车焦躁地鸣叫着穿过,而此时在静静地看明月的人们,又何尝不在某个时候那样焦躁地奔波?一切都是生活。天堂里的生活,有江枫有明月,也有喧嚣和烟火。

  从一个天堂回到另一个天堂,只用了一个多小时。走在杭州东站空旷的大厅里,甲问乙:“你觉得哪个天堂好?”“当然是杭州好!”甲不禁大笑,那小子从上幼儿园开始,就说自己的幼儿园最好,一直到现在还是这样。乙看甲乱笑,就说:“难道你觉得不是么?这东站就是亚洲最大的交通枢纽之一呢。”

  甲说好吧,只要你喜欢,就是你的天堂。

  

  作者系杭州市公益中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