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可怕的临沂战场:第四十军被打得只剩一个旅,只能用人肉炸药相搏

  2019 老唐闲谈历史

  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台儿庄会战,这场大战打得非常精彩,也是李宗仁将军人生最精彩的一页,当时国军集中了将近8万人在台儿庄战场附近与日军第5第10师团展开大战,日本人对这场战役非常有把握,根本没有把李宗仁放在眼里,因为这两个师团装备最先进的武器,有上百门大炮和装甲部队尾随,另外还有几十架飞机在空中援助,这样的阵容国军部队不可能招架得住。但国军方面也采取了有针对性的作战计划,那就是李宗仁率主力部队与日军对抗,另外派出张自忠和庞炳勋两支部队阻击日本援军,企图实现阻击增援,重点干掉日军孤军,在这种情况下临沂战役打响了。

  这场战役中李宗仁率部与日军3万多人血战台儿庄,而当时庞炳勋的第40军则负责对抗日军第五师团,这场战役的效果要的就是拖住日本人的第五师团,确保李宗仁部能够在正面战场消灭日本人的孤军部队。可别看当时一个军的力量去阻挡日军一个师团很简单,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的压力,实际上庞炳勋的部队只是一个杂牌军,而且他的这支军队里根本没有什么重武器,每人能分到一支枪已经算是不错了,大量的士兵基本上只有数十发子弹,而他们要面对的是日军一个整编甲种师团。

  在这样背景下当庞炳勋接到命令时,整个人如同五雷轰顶一样,他知道自己这支部队已经被当成了牺牲品,很难活着回来了。但他并没有感到可悲,也并没有感到恐惧,因为他是军人,军人的背后就是国家与百姓,他们必须要与日本人死战到底。根据记载,庞炳勋率部来到临沂战场时内心十分忐忑,但是随后这种忐忑逐渐消散,当地的百姓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他们知道这支部队是要与日本人血战,所以捐钱的捐钱,捐粮的捐粮,看到百姓那种期盼的眼神,庞炳勋部表现出了惊人的意志,他们坚信接下来的战争必然胜利。

  于是在百姓的支持之下,庞炳勋部在这个地方展开了与日军的大战,虽说前期已经做好了很多的防御工事,但谁都没想到日本人的进攻颠覆了庞炳勋的计划。因为日本人没有一上来就用步枪和机枪进行对射,而是直接调用了坦克飞机,还有山炮进行饱和攻击,第一轮交锋下来,四十军的防御工事基本上全线被摧毁。根据当时这位老军阀的回忆录,他已经彻底被吓蒙,在战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还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估计连委员长都没有见识过日军这种战法。

  但当场被打蒙后,他们并没有让日本人攻破防御阵地,而是采用近战和肉搏战尽可能的与日军混在一起,让他们的大炮不再那么肆无忌惮,他命令所有士兵把手上的子弹在接下来的一轮进攻冲锋中全部打出去,造成短期的火力压制,只要他们能够与日本人混在一起进行肉搏战,那么他们就已经赢得了一半的胜利。于是在第一轮第二轮的交锋中,四十军官兵采用这种打法使得日本人投鼠忌器,没能再动用大炮,但即使是这样的‘优势条件’,四十军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因为日军单兵作战能力远比国军杂牌部队要强,在几轮交锋下来第40军减员超到了50%。

  后来为了对付日本人的坦克部队,庞炳勋又命令士兵身背炸药直接往日本人的坦克冲,冲上去引爆炸药与日军坦克同归于尽。虽说这种打法非常血腥,但这是唯一抵挡日军装甲部队的唯一方法,因为在山东地区日军的坦克简直就是巨人,不存在任何对手。但可惜的是这种消耗战打法依旧没能阻挡日本人,第40军最后打得只剩不到一个旅的军队,原本以为这场战役就要以国军惨败告终,进而影响到台儿庄战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张自忠的及时出现挽救了临沂的战局,他的59军如同饿狼下山般扑向日军阵地,从后方打了日本人一个措手不及。在庞炳勋残部与张自忠的联手之下最终把日军的进攻给逼了回去,而正是由于张自忠的参战最终稳定战局,也为台儿庄的李宗仁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大展拳脚。可以说当时张自忠部的出现非常重要,但庞炳勋这支杂牌军也打得非常凶狠,让日本人刷新了对中国军队的认知,中国军队不再像淞沪和南京城那般任人宰割。

  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台儿庄会战,这场大战打得非常精彩,也是李宗仁将军人生最精彩的一页,当时国军集中了将近8万人在台儿庄战场附近与日军第5第10师团展开大战,日本人对这场战役非常有把握,根本没有把李宗仁放在眼里,因为这两个师团装备最先进的武器,有上百门大炮和装甲部队尾随,另外还有几十架飞机在空中援助,这样的阵容国军部队不可能招架得住。但国军方面也采取了有针对性的作战计划,那就是李宗仁率主力部队与日军对抗,另外派出张自忠和庞炳勋两支部队阻击日本援军,企图实现阻击增援,重点干掉日军孤军,在这种情况下临沂战役打响了。

  这场战役中李宗仁率部与日军3万多人血战台儿庄,而当时庞炳勋的第40军则负责对抗日军第五师团,这场战役的效果要的就是拖住日本人的第五师团,确保李宗仁部能够在正面战场消灭日本人的孤军部队。可别看当时一个军的力量去阻挡日军一个师团很简单,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的压力,实际上庞炳勋的部队只是一个杂牌军,而且他的这支军队里根本没有什么重武器,每人能分到一支枪已经算是不错了,大量的士兵基本上只有数十发子弹,而他们要面对的是日军一个整编甲种师团。

  在这样背景下当庞炳勋接到命令时,整个人如同五雷轰顶一样,他知道自己这支部队已经被当成了牺牲品,很难活着回来了。但他并没有感到可悲,也并没有感到恐惧,因为他是军人,军人的背后就是国家与百姓,他们必须要与日本人死战到底。根据记载,庞炳勋率部来到临沂战场时内心十分忐忑,但是随后这种忐忑逐渐消散,当地的百姓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他们知道这支部队是要与日本人血战,所以捐钱的捐钱,捐粮的捐粮,看到百姓那种期盼的眼神,庞炳勋部表现出了惊人的意志,他们坚信接下来的战争必然胜利。

  于是在百姓的支持之下,庞炳勋部在这个地方展开了与日军的大战,虽说前期已经做好了很多的防御工事,但谁都没想到日本人的进攻颠覆了庞炳勋的计划。因为日本人没有一上来就用步枪和机枪进行对射,而是直接调用了坦克飞机,还有山炮进行饱和攻击,第一轮交锋下来,四十军的防御工事基本上全线被摧毁。根据当时这位老军阀的回忆录,他已经彻底被吓蒙,在战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还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估计连委员长都没有见识过日军这种战法。

  但当场被打蒙后,他们并没有让日本人攻破防御阵地,而是采用近战和肉搏战尽可能的与日军混在一起,让他们的大炮不再那么肆无忌惮,他命令所有士兵把手上的子弹在接下来的一轮进攻冲锋中全部打出去,造成短期的火力压制,只要他们能够与日本人混在一起进行肉搏战,那么他们就已经赢得了一半的胜利。于是在第一轮第二轮的交锋中,四十军官兵采用这种打法使得日本人投鼠忌器,没能再动用大炮,但即使是这样的‘优势条件’,四十军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因为日军单兵作战能力远比国军杂牌部队要强,在几轮交锋下来第40军减员超到了50%。

  后来为了对付日本人的坦克部队,庞炳勋又命令士兵身背炸药直接往日本人的坦克冲,冲上去引爆炸药与日军坦克同归于尽。虽说这种打法非常血腥,但这是唯一抵挡日军装甲部队的唯一方法,因为在山东地区日军的坦克简直就是巨人,不存在任何对手。但可惜的是这种消耗战打法依旧没能阻挡日本人,第40军最后打得只剩不到一个旅的军队,原本以为这场战役就要以国军惨败告终,进而影响到台儿庄战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张自忠的及时出现挽救了临沂的战局,他的59军如同饿狼下山般扑向日军阵地,从后方打了日本人一个措手不及。在庞炳勋残部与张自忠的联手之下最终把日军的进攻给逼了回去,而正是由于张自忠的参战最终稳定战局,也为台儿庄的李宗仁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大展拳脚。可以说当时张自忠部的出现非常重要,但庞炳勋这支杂牌军也打得非常凶狠,让日本人刷新了对中国军队的认知,中国军队不再像淞沪和南京城那般任人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