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作为一位卧底,他每日通过一片树叶向城外的同伴传递消息

  小说:作为一位卧底,他每日通过一片树叶向城外的同伴传递消息

  一部被点化术点化的手机而已,李寂然毫不在意,少女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她最多就是有些心疼买手机的钱。

  转过头,对着孔洞那端的李寂然,少女请求李寂然将她妈妈的手机递过来暂时应付一下。

  举手之劳,李寂然自是没有二话,他顺带将这部手机也点化成精,并让它记住了自个的电话号码。

  接下来,为了避免再次出现类似蜈蚣精从这孔洞里偷渡过去的乌龙事件,李寂然又在孔洞靠近地球这边使了一个障眼法,遮掩了孔洞的痕迹。

  最后,当李寂然离开少女家时,时间已近半夜。李寂然走在寂静的街道上,缓缓返回面馆。

  而就在快接近面馆的一处拐角,李寂然突然瞧见一对小鸟急速从夜空掠过。这对小鸟的模样李寂然甚是眼熟,他心中一动,当即隐匿身形,驾驭飞剑跟踪其后。

  如此一路跟到城外的一座僻静山谷,两只小鸟收起翅膀,降落到谷内一棵巨树的树梢上。其中一只小鸟张开嘴,它嘴里叼的一片碧绿树叶顿时翩然飘落……

  这片碧绿树叶很快飘至巨树的繁茂枝叶间,它神奇地粘连到一条树枝顶端,转眼与这条树枝浑然一体,宛若天成。

  对此异象,李寂然不禁瞧直了眼睛,他屏息静气地继续观看,却见这棵巨树跟着一阵剧烈抖动,然后它体内竟瓮声瓮气地发出了一道奇特的人类声音:“根据从一五三三号树叶抽取的影像分析,卧薪者要传达的情报是……”

  ……

  李寂然躲在一旁,连忙竖着耳朵偷听。

  良久,李寂然面色古怪地回首眺望城中小面馆方向。他听完这巨树的话,却是终于解开了一个深藏在自己心底的疑惑,他总算明白了小白脸那家伙是如何与城外的同伴们保持联系的。

  原来,在那对小鸟妖怪被李寂然识破身份之后,城外的妖魔们便改用了一种新的联系方式与小白脸联系。而这种联系方式就是利用李寂然眼前这棵树妖的树叶做媒介。

  这些树叶每天凌晨会被悄然送进新洛阳城内,挂在面馆对面的街树上,它可以偷偷记录下面馆门口小白脸的一举一动,待到半夜时分再被取回。

  嗯,这也完美解释了为什么李寂然总觉得对面的街树有问题,却又一直找不到问题在哪里的原因,因为鬼知道真正有问题的是藏在街树上的一片微小的叶子啊!

  “敌人太狡猾了!”弄清楚了缘由的李寂然自嘲一笑。顺带,他也知晓了小白脸仍然在为城外的妖魔们传递情报,这家伙根本就没有与城外的妖魔们决裂,他代号卧薪者,尤在做内应呢!

  ……

  翌日清晨,还想挽救一下某人,让其不继续与人民为敌的李寂然搬着一把椅子坐到小白脸旁边,打量着对面的街树,李寂然假装随意与小白脸聊天:“我上次说的建议你觉得如何?”

  “什么建议?”小白脸一时懵懂。

  “就是让你劝说你们妖族别与我们人类打打杀杀了,大家一同联手,早日冲出地球的那个建议。”李寂然提醒小白脸。

  “那建议啊……”小白脸转过头,他盯着李寂然的眼睛,认真反问道:“虽然听起来不错,但你如何保证在没有共同敌人的情况下,我们两族能长久地和平相处?”

  “可以互相签订盟约呀。”李寂然理所应当地脱口回答。

  “盟约有用?”小白脸摇头,“你们人类内部都经常撕毁盟约……”

  “这……”李寂然被小白脸怼得噎住,他突然发觉这还真是个问题。依照双方秉性,没有共同敌人的威慑,稍微一点小矛盾,两族就会引发激烈的冲突吧。

  “可是这样斗下去也不是个事……”李寂然苦笑道:“你们绝对战胜不了人类的,一旦人类真的开始反击……”

  “我们从没想过要战胜你们!”小白脸跟着也苦笑,“我们只是想活得更好一点而已,我大多数的同类考虑得亦并不长远。”

  “这样说来,你不看好那个建议?”李寂然叹气。

  “不看好。”小白脸老实承认,“除非外星人真的降临了,并且要灭绝地球上的所有生物。我的同伴们才会考虑与人类结盟吧。”

  这前提,显然是没得谈了!李寂然无奈地不再多言。他站起身,进入面馆,招呼阿杏与自己一同上街买菜去。

  不过临出门时,李寂然却又再次停下了脚步,他告诉小白脸道:“你们的那个蜈蚣妖王它昨晚潜进了婆娑异界,它说它不想当山林里的小小妖王了,要去婆娑异界里当一整个世界的女王。”

  “你跟我说这个干嘛?我现在被它们恨之入骨,我才懒得管它们的事情。”小白脸装糊涂,他回应李寂然。

  “是吗?”李寂然微微一笑,他似乎自言自语地又道:“可惜以那蜈蚣妖王的凶残本性,你们妖族若派小妖去婆娑异界探路,肯定会被它灭口吧?毕竟它要当人类世界的女王,绝对不能让清楚它是妖的同类们在那个世界里活着……”

  “啊,城外的妖族要派小妖去婆娑异界探路?难道它们也知道了婆娑异界吗?”小白脸依旧装得一脸诧异。

  李寂然颔首:“是的,因为有个二五仔把婆娑异界出现的消息传递给了城外的妖族。”

  “这二五仔是谁?”小白脸镇定地,故作好心地替李寂然分析:“莫非是黄霸天?它经常溜出城玩耍,十分有嫌疑。”

  “算了,不追究了。”李寂然大气地一挥手,“我其实主要是担心你们妖族派遣小妖过去探查时,会顺手害了那对母女性命。”

  “而现在得知蜈蚣妖王要在那边做世界女王,想必你们妖族也不会无谓地派遣小妖前去送死了。毕竟面对蜈蚣妖王,你们只有派遣同级别的妖王才能自保,但妖王们各有顾忌,等你们商量好谁去,那对母女差不多也该被我救回来了。”

  “你说对么?”李寂然笑眯眯地打量着小白脸。

  小白脸偏过视线,他不与李寂然的目光对视,半晌,他方嘟囔着低声回了一句:“你一个神仙,何必那么在意凡人的死活。”

  “因为我也是从凡人过来的呀!”李寂然耸耸肩膀,“再说天天电你的徐衫也是凡人,你不在意她的死活吗?”

  “我……我……”小白脸被李寂然这突兀的一问,问得是膛目结舌。他低头沉思,突然发觉自己内心深处,真还有些舍不得徐衫死。

  “我为什么会在意一个喜欢虐待自己的家伙?”小白脸刹那间迷茫了,他感觉自己应该是脑子进水了,于是拼命晃动脑袋。

  ……

  小白脸坐在面馆门口,脑袋摇晃得天旋地转之际,李寂然领着阿杏,哈哈大笑着走远了。

  隐约间,可以听见李寂然问阿杏的一句话随风传来:“阿杏,你知道做一个卧底,最大的风险是什么吗!”

  “是什么?”阿杏萌萌地反问。

  “我告诉你,不是暴露,也不是被折磨,而是一不小心,就莫名爱上了敌方人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