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永嘉有个行政村,只有210人,夏天不用开空调,常年需要盖棉被

  永嘉有个行政村,只有210人,夏天不用开空调,常年需要盖棉被

  永嘉有个行政村,只有210人,夏天不用开空调,常年需要盖棉被

  位于巽宅、金溪、茗岙交界的崇山峻岭中,有一个只有200来人的地方,它却有着不寻常的资源,犹如巨大盆景的红豆杉因为直径达1.2米以上堪称永嘉之王,从高山飞流而下的水曾经有个名字叫叠峰山水。

  与楠溪江边的村庄相比,深入腹地5公里的石坑无疑是盘山公路之上的制高点,和同是茗岙乡底岙村的高峰相比又是矮了一大截,在峰谷起伏的旮旯里,从山坡到平地,高低错落,从竹林到溪涧,清净碧悠,散发着一种久经历史风雨洗涤后的沉香,浸润着人们的肌肤和无拘的心灵。

  很多人搬出去了,不是搬到城里生活就是到外面打工,剩下20来个老人却在坚守着一份希望,能让这片原生态资源变成一种谋生的手段,在深山老林中,幸福也如眼下无处不招摇的杜鹃花一样绽放。

  永嘉有个行政村,只有210人,夏天不用开空调,常年需要盖棉被

  永嘉有个行政村,只有210人,夏天不用开空调,常年需要盖棉被

  曾经是一条让人眼馋的商道

  石坑村党支部书记汤娟娟娘家在巽宅镇龙前村,从现状来看,两个地方不那么般配,龙前的交通比石坑便利多了,可在过去恰恰相反。

  她说,当初家里人的意见是,石坑是去桥下甚至从韩埠乘船到温州的必经之地,做小生意或当挑夫,亲人可以有免费歇脚的地,吃个点心暖融融地再上路是何等的惬意。

  就这样,这批六七十岁的人中间,龙前嫁到石坑的达6人之多,可想而知,石坑作为曾经的商道有过光荣历史。当外面的世界越来越精彩时,石坑却变得越来越封闭,甚至无人问津,公路没有通之前常住人口只有9个,被时代远远地甩在后面。

  2007年举家在外经商的汤娟娟被大家请回来建一条通向山外的公路,她的儿媳妇也是龙前人,为了接通娘家的路和大家共同走出大山,经过她四处奔波,原本3.5米宽的公路增加到4.5米,2009年水泥路全覆盖,村民们过年也回家了,有钱也盖房子了,似乎找回了那种尊严和自信。

  永嘉有个行政村,只有210人,夏天不用开空调,常年需要盖棉被

  现在是一片让人赏心的山水

  太阳悄然爬出山巅,如线似缕的七彩阳光,将晨雾驱散,天空充满着青光,像被人用水冲洗过一样清净。这个只有210人在永嘉人口数最末之一的行政村离开了古道商路的依托后,凭什么去赢得未来呢?

  沿着小溪的流向,顺着水流的声响,我们拾级而上,在山坳一处的坑角瀑布如细雨飘散,温柔而妩媚,潭底有一股清泉在冒泡,当地人美曰其名:龙喷水。几年前在温州一带名噪一时的叠峰山水的源头就在这原生态的大自然中。那么,当时为何会被叠峰山水的投资人相中的呢?

  听说石坑的水很神奇后,2007年1月18日下午,记者曾经和上塘城关中学的陈元明、汤进有、徐晓良等三位自然老师和温州市质量技术监督检测院的工程师叶国钤等人,赶赴茗岙乡石坑村,要从科学的角度来解开石坑村的水有轻重之分的迷底。

  取自不同溪坑里的水进行测量,结果表明“重的水”的密度1.022g/cm3,“轻的水”的密度约为1.018g/cm3。纯净水的密度为1g/cm3,这里的水的密度与纯净水有偏差,表明这水里含有其他矿物质。

  可惜的是叠峰山水由于各种原因淡出人们的视线,当记者在石坑厂区发现严阵以待的“装束”时,村民们说从去年底开始酝酿东山再起,如果叠峰山水顺利“王者归来”,小小的石坑就有大大的奔头了。

  永嘉有个行政村,只有210人,夏天不用开空调,常年需要盖棉被

  梦想是一个让人期待的明天

  客中常有八珍尝,那及山家野笋香,这是清吴昌硕《咏竹》,也道出了石坑的特产。村庄前后是密密的竹林,竹笋和家禽成为驴友的最爱。每当夏季来临的时候,背包客会自带帐篷到石坑避暑,蚊蝇极少,大热天也不用电风扇,常年盖棉被。

  前山有一棵450年左右的红豆杉,是驴友们的最爱。红豆杉挺拔的躯干,绿色的叶,清翠油亮,像一把绿色的伞,超凡脱俗。据了解,虽然永嘉有七八百年的红豆杉,但直径达1.2米以上的非常罕见,是游客心中的红豆杉王。村民们还介绍附近有红军洞,可以容纳上百人等等,石坑给人的不只是一点点神秘。

  对于未来,他们有不少期待。一是在底岙村党支部书记的帮助下,去年开始互通之路已经打通(水泥路没铺),也成为巽宅到金溪到桥下的一条新路,势必带动不少的人气;二是今年2月拆除的21间危房改造农田,打算在观光农业上有所作为;三是村庄十来座房子一半是新的,一半是旧的,新的如果弄上墙画,无形中带动避暑的游人慕名而来。

  他们绝大部分邱姓,热情而又团结。如果有人上门做生意,挨家挨户都要购买,否则担心下次不来了。他们从去年重阳节开张的居家养老中心,每天两餐一直坚持着,像一个幸福美满的大家庭,从那些舒展的眼角里印证了人与自然以及邻里之间的和谐。

  道别时,老人们说:能不能让我们的手机和大家一样有信号,想子女时通个电话也方便些。记者无语,纵然有很多的梦要去做,但现实却是那么柔弱易碎,连我们打电话这个平常不过的习惯动作,竟然成为这里人们的奢望。

  石坑,就某个程度而言,带点点尘封的闭塞或捎点点梦想的冲动。

  来源/中国永嘉微信公众号

  永嘉传媒集团全媒体记者 汤海鹏 汪学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