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天宠|第三十一节:告别

?

  

  第三十一节:告别

  人在走投无路之时,任何一根能救命的稻草都会死死抓住,在末法时代,整个术界也一样。招揽合作人的过程异常地顺利,子英这个“永生”的构想在术界传开后,短短一周时间,全国说得上名号的家族几乎都跟子英接触过。本以为要费尽一番口舌的子英,后来最忙的,是苦口婆心劝说别人,不要过于迷信这虚幻的构想上。往后在子英不长的日子里,时常会感到不可思议,当时自己怎么就真为辰尘的荒诞想法,搅得整个术界沸沸扬扬,还惊动统筹处的两位大佬。不过两位大佬出面后,这事就升级为国内术界的“国家项目”,子英反而轻松许多,自己不需要规划组织什么,只负责跑腿就好,他唯一的焦虑是辰尘能否与田莞换命成功。

  相比起子英,辰尘这边却不像他原先说的那么简单,袁坤跟子英一样,觉得辰尘的构想太过荒诞,认为这只是辰尘哄骗自己的借口。辰尘只好换种思路,他求袁坤。

  “坤哥,我们一心只有自己的理想世界,活得太高冷,瞧不起这起风扬尘的现实世界,所以这世界也瞧不上我们。我们不愿被这世界的污尘沾染,小心翼翼,蹑手蹑脚,越来越怕触碰外界的事物,将自己监禁在连自己都容不下的狭隘空间里。如今我找到路子,能遁开这红尘俗世,看在多年好友份上,你帮帮我,帮我背负在尘世剩余的这点牵挂。况且我搞出这么大动静,上天应该已经注意到我了,知道我背负“归藏一脉”,迟早没有个好结果,你就帮帮忙,把这传承传下去”

  这话是打动袁坤的,辰尘把他痛苦的根源总结得那么透彻,因为相同的遭遇,袁坤同情辰尘,袁坤平时就是个心软的人,他答应了辰尘。何况辰尘理论上还有“重生”的可能,袁坤无意识地将辰尘“永生”的构想当成自我慰藉,减轻罪痛的“借口。”

  离孙田莞生日不足一个月,留给辰尘的日子不多,不过好在之前给袁坤整理完破碎记忆后,袁坤大脑里腾出足够的空间,再加上有之前的经验,两个人配合起来得心应手,传度的过程很顺利,十三天时间,辰尘不长的一生经历及术数就全部封存进袁坤大脑里。第十四天,是整个传度的最后一步,辰尘需要分离出鬼鬼,让她附身到小狗身上,这一步不难,本来在第十三天就能随手完成。

  之前辰尘急于推动自己的构想,没考虑到与鬼鬼分离,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辰尘与鬼鬼实际上从出生之后就没有分开过,真正到了需要分离的时候,辰尘才知道自己是有多难以割舍,所以在时间相对紧迫的情况下,他还是花了一天与鬼鬼相处。

  辰尘跟子英要了辆车,独自一人驱车回香山大学,当然,他到哪,鬼鬼都是跟着的。辰尘来到学校后山那个破房子边,当初就是在这里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还有鬼鬼的身世,这里是鬼鬼第一次在辰尘面前显露出人类情感的地方。

  辰尘依然仰卧在空草地上,透过矮山林凝望稀疏的星空,鬼鬼则照旧躺在一旁。

  “当年我知道你的身世后,一直很愧疚,希望有一天能够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活着,而不总是依附着我。如今这个愿望还没实现,我就要抛弃你而去了。”

  “如果你的构想能够实现,我就能做人。”

  “我知道,提出这个构想的时候,我就抱有这样的私心。”

  “那就不用再担忧。”

  “我想亲自把你变为人,我想抚摸成为人的你。我从没离开过你,我害怕。”

  “你也会重生的。”

  “重生之后那个人,他有跟我一样的身体,一样的经历,一样的技能,作为一个社会人他可以代替我,可那已经不是现在的我了。”

  “你的思路是对的,不过变成人的我,也不是现在的我。甚至离开你之后的我,也不是现在的我。你没有想过我们会分离,但是现在就要面临分离。任何事情都在前进变化,既然你已经启动时间的齿轮,就让它运行下去吧。”

  鬼鬼说这番话,没有一点焦虑,没有一点忧伤,不带任何情感,辰尘很失望,但也对即将到来的分离淡然些。他望着星空,不再跟鬼鬼言语,他们这么多年来,都是这么相处的。

  ?在小山林醒过来后,辰尘驱车径直来到医院,分离出鬼鬼,将鬼鬼附身到小狗身上,然后一个人回出租屋。全程一气呵成,除了对袁坤必要的嘱咐外,辰尘没有多说一句话,也不敢想任何其他的东西。

  回到出租屋后的辰尘,一口气卸下,整个人就摊到在沙发上。他终于知道离开鬼鬼是一种什么感觉,不是恋人分手的彷徨,不是亲人去世的痛心,而是死过一次的空洞与恐惧。与鬼鬼分离,对辰尘来说,意味着失去一半的生命。

  辰尘想找个人说说话,鬼鬼已经不在了,袁坤刚完成传度,也不合适,他翻看通讯录,翻到孙田莞的名字时,终于忍不住,按了拨号。他焦急地等待孙田莞接电话,可电话接通时他马上就意识到,这事情不能让孙田莞知道。

  电话那头传来孙田莞轻声的呼唤。

  “喂,辰尘,喂辰尘,怎么了?喂,在吗?”

  辰尘深呼吸一口气,对着电话那头问:

  “田莞姐,子英哥在吗?”说完捂住自己的嘴,避免传递更多情绪。

  “不在,我在上班,你今天怎么不来上班呢?”

  “没事,身体不舒服,那没事了。”

  说完辰尘马上挂了电话,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这时候子英打电话过来,辰尘想收一下情绪再接电话,可铃声都结束了辰尘还是收不住,子英再打来,辰尘干脆直接挂断,他拿着手机抖抖索索发信息,准备告诉子英自己待会再打电话给他。信息还没发出去,柳北水从窗口穿进来,他看到辰尘的样子,叹一口气又出去,不一会就听到有人在敲窗户,外面传来子英的声音:“你再不开窗,我就踹进去了。”辰尘只好开了窗户,让子英进来。

  见到辰尘的样子,子英酸了一句:“田莞说你找我,看样子真正想找的是她吧?”

  辰尘只顾大口喘气地流泪,实在缓不出一口气说话。

  柳北水问:“鬼鬼小友不在,看来辰尘小哥的传度已经全部完成,是么?”

  辰尘边用小手臂抹泪边点头,像被长辈问责的娃娃一般,这动作把子英逗乐了,发出哈哈的大笑。

  子英的笑声让出租屋变了气氛,反而让辰尘消极的情绪稳住。辰尘自觉自己的行为确实搞笑,就跟子英一起,傻笑起来。好一阵之后,两人才停了下来。

  通报各自进程之后,两人开始核对接下来的步骤。

  按原本计划,子英将接走袁坤并保护起来,因为完成传度之后,袁坤实际上成为了“永生”计划的核心人物。

  然后子英需要将孙田莞的头发,血液准备一份给辰尘,这两样是为孙田莞换命所需要的物品,头发化灰泡水,将孙田莞生命信息写成符箓,辰尘贴身带着,置换自己的生命信息,血液炼丹,行法当天吞服。

  行法前,辰尘将一个丹丸交给子英,行法当天,让孙田莞吞服,辰尘的生命信息符箓已经写好包在血丹里面。

  这一切都在瞒着孙天国的情形下实施的,不过还算顺利,行法之前没有差错地都完成了。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辰尘就开始进行换命的法事。辰尘从自己身上放出三瓶鲜血,分别用三十九根写着符文的玫瑰花将自己三年的寿命平均封存在鲜血里,献祭给生命使者。同时辰尘因为失血过量生理上死亡,生命使者来拿祭品,见到已经死去的辰尘,他们查看辰尘身上已经被置换成的孙田莞的生命信息,从辰尘体内的血丹带走孙田莞仅存的一年寿命,这样孙田莞的生命在生命使者那结算完成。而辰尘因为本体已经死亡,余下的寿命散走,又聚合到拥有辰尘生命信息以及血丹的孙田莞身上,两个人换命成功。孙田莞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背负辰尘的命数继续活着。

是留给子英和袁坤看的,提醒他们,孙田莞继承辰尘的命数,也将孤独一生。

的全部真相。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