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我们要离婚了,微博该说些什么

   今天,文章和马伊琍的微博同时发声,一段婚姻宣告结束: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同林鸟的微博宣言也成了互文。这句话出自敦煌文物的“放妻协议”,全文如此:

   “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之夫妇。若结缘不合, 比是怨家,故来相对……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妇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文马二人并非第一次为公众贡献修辞。上一次是文章偷腥东窗事发,马伊琍写下的“且行且珍惜”,一度成为2014年网络十大热词。

  

   五年后,从拼命珍惜到各自欢喜,大概也算解脱。从文章一嘴京片子的公众形象看,这几则微博文案的作者大概都来自马女士,她至少是个爱读书的女子—— 人生不过如此,且行且珍惜, 那是民国作家林语堂的话。

   有了这些人生阅历积累,她能演好《我的前半生》罗子君,演好《找到你》的孙芳,被伤害的她人生迎来下半场。

   文马的婚恋文案古雅,范冰冰李晨则简约。宣布恋情是简单的“我们”,但也足够提供娱乐层面的谈资:

  

   “我们”体符合新媒体时代的简单易得的需求,一度引发了蓝v们的争相效仿,以最低的成本蹭最狠的热度。恋情结束的时候,“我们”这个梗依然没丢,似乎在表达善始善终,这其中的冷暖浮沉,都浓缩在“ 我们依然是我们” 的文案里了:

  

   大概看到“我们”体的刷屏效应,2019年,“官宣”把冯绍峰赵丽颖的婚姻推向前台:

  

   直接晒红本子晒合影,官宣体比我们体更狠的是,双方经纪公司否认长达半年之久。官宣前一刻,粉丝还在忙着帮忙辟谣。这一波官宣,就像给粉丝的一记闷棍。

   在明星的婚恋文案修辞学里,图片越来越多,文字越来越少。到了景甜张继科这波90后,直接上的是表情符:

  

   不过只要还有亲自下场表达的动作,至少还是有热度考量。比如把家安在微博热搜的阚清子纪凌尘这一对,秀恩爱的时候可以甜死人,分手了还要玩一把诗和远方:

  

   分手和喜欢大海有什么关系呢?纪先生是想让大家写800字的作文吗?

   真正洒脱干净一些的,就像马思纯、欧豪这样工作室的形式发声明,文案一样,署名不同,那就是奔着息事宁人去:

  

   要知道,就在一年前的7月,马思纯还在微博表达“七月是属于欧豪的”,给自己的男朋友几部新片打气,这也是近年来我看到最高级的文案,直接热搜第一:

  

   圈内外都称道的洒脱女神王菲,能够在多次婚姻里拿到印象分,得益于前任们的高端大气。和李亚鹏离婚的时候,王菲的微博清汤寡水,”我很好,你也保重”:

  

   我还好,你也保重,倒也像亲人说的话。彼时还没有微博的李亚鹏发了一条长便签:

  

   怀念过往,爱你如初;你是传奇,只能放手。体面又深情,粉丝那些因为王菲嫁给李亚鹏的恨,此刻统统得到了原谅。

   如果说结婚恋爱需要一个欢庆时刻,接受祝福点赞,分手离婚大抵还是无需仪式感,不需要修辞学。 就像人们兴高采烈举办婚礼,但没有人热热闹闹举办离婚礼。

   真爱过、受伤过的人们只会记得伤口。或者像王宝强,发匹夫之怒,杀得舆论血流成河,那也顾不得什么修辞文雅:

  

   而在公关危机中狼奔豕突如白百何陈羽凡,所谓声明更没有修辞意义,只有法律意义:

  

   因此,在文案里引经据典也好,表达不食人间烟火也罢,都是设计本身:一旦太像分手宣言了,

   像文章马伊琍这样,到了最后互文展示 “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看似好聚好散,其实还是有些过火——就当是他们的最后一次默契行动吧!

   今天,文章和马伊琍的微博同时发声,一段婚姻宣告结束: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同林鸟的微博宣言也成了互文。这句话出自敦煌文物的“放妻协议”,全文如此:

   “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之夫妇。若结缘不合, 比是怨家,故来相对……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妇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文马二人并非第一次为公众贡献修辞。上一次是文章偷腥东窗事发,马伊琍写下的“且行且珍惜”,一度成为2014年网络十大热词。

  

   五年后,从拼命珍惜到各自欢喜,大概也算解脱。从文章一嘴京片子的公众形象看,这几则微博文案的作者大概都来自马女士,她至少是个爱读书的女子—— 人生不过如此,且行且珍惜, 那是民国作家林语堂的话。

   有了这些人生阅历积累,她能演好《我的前半生》罗子君,演好《找到你》的孙芳,被伤害的她人生迎来下半场。

   文马的婚恋文案古雅,范冰冰李晨则简约。宣布恋情是简单的“我们”,但也足够提供娱乐层面的谈资:

  

   “我们”体符合新媒体时代的简单易得的需求,一度引发了蓝v们的争相效仿,以最低的成本蹭最狠的热度。恋情结束的时候,“我们”这个梗依然没丢,似乎在表达善始善终,这其中的冷暖浮沉,都浓缩在“ 我们依然是我们” 的文案里了:

  

   大概看到“我们”体的刷屏效应,2019年,“官宣”把冯绍峰赵丽颖的婚姻推向前台:

  

   直接晒红本子晒合影,官宣体比我们体更狠的是,双方经纪公司否认长达半年之久。官宣前一刻,粉丝还在忙着帮忙辟谣。这一波官宣,就像给粉丝的一记闷棍。

   在明星的婚恋文案修辞学里,图片越来越多,文字越来越少。到了景甜张继科这波90后,直接上的是表情符:

  

   不过只要还有亲自下场表达的动作,至少还是有热度考量。比如把家安在微博热搜的阚清子纪凌尘这一对,秀恩爱的时候可以甜死人,分手了还要玩一把诗和远方:

  

   分手和喜欢大海有什么关系呢?纪先生是想让大家写800字的作文吗?

   真正洒脱干净一些的,就像马思纯、欧豪这样工作室的形式发声明,文案一样,署名不同,那就是奔着息事宁人去:

  

   要知道,就在一年前的7月,马思纯还在微博表达“七月是属于欧豪的”,给自己的男朋友几部新片打气,这也是近年来我看到最高级的文案,直接热搜第一:

  

   圈内外都称道的洒脱女神王菲,能够在多次婚姻里拿到印象分,得益于前任们的高端大气。和李亚鹏离婚的时候,王菲的微博清汤寡水,”我很好,你也保重”:

  

   我还好,你也保重,倒也像亲人说的话。彼时还没有微博的李亚鹏发了一条长便签:

  

   怀念过往,爱你如初;你是传奇,只能放手。体面又深情,粉丝那些因为王菲嫁给李亚鹏的恨,此刻统统得到了原谅。

   如果说结婚恋爱需要一个欢庆时刻,接受祝福点赞,分手离婚大抵还是无需仪式感,不需要修辞学。 就像人们兴高采烈举办婚礼,但没有人热热闹闹举办离婚礼。

   真爱过、受伤过的人们只会记得伤口。或者像王宝强,发匹夫之怒,杀得舆论血流成河,那也顾不得什么修辞文雅:

  

   而在公关危机中狼奔豕突如白百何陈羽凡,所谓声明更没有修辞意义,只有法律意义:

  

   因此,在文案里引经据典也好,表达不食人间烟火也罢,都是设计本身:一旦太像分手宣言了,

   像文章马伊琍这样,到了最后互文展示 “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看似好聚好散,其实还是有些过火——就当是他们的最后一次默契行动吧!